首页   

年度十佳,纪念被误解、被忘却、被落下的

深焦DeepFocus  · 电影  · 1 月前




深焦导演说




「深焦导演说」是深焦DeepFocus播客旗下的导演访谈类专题,聚焦于当下最流行的电影讨论,邀请导演以播客的形式现身说法,为我们讲述第一手的创作故事。除了导演外,编剧、演员、制片人等相关创作者的声音也会出现在「深焦导演说」专题中,提供不一样的创作视角,从更多维度帮助听众走进电影。大家可在小宇宙APP深焦播客的「深焦导演说」专题banner中点击收听其他访谈。

喜马拉雅APP订阅 深焦Radio
苹果播客订阅 深焦DeepFocus Radio
小宇宙APP订阅 深焦DeepFocus Radio
微信播客订阅 深焦艺文志
Spotify订阅 深焦DeepFocus Radio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7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管虎导演,彭于晏、佟丽娅、周游、贾樟柯主演新片《狗阵》获得了“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一种关注大奖。此外,本片另一个主角“黑狗”小辛之前拿到了狗狗金棕榈的评委会大奖。


这或许是管虎导演最好的一部电影!影片既延续了他先前多部佳作不落俗的品质,又更加舒展地呈现出他身为创作者的个人表达。《狗阵》是一次饱含深情地对逝去时代的回望,也是极具个人情怀的一场与世界展开的对谈。


本片于6月15日登陆国内院线,我们借此机会邀请到《狗阵》的导演管虎与大家做分享。在播客中,管虎导演从《狗阵》的创作源头聊起,逐渐深入到影片中的种种细节,也和我们分享了他在戛纳的所见所想。最后,管虎导演也向我们介绍了的他另一部新片,入围今年上影节主竞赛单元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和即将开拍的大制作《东极岛》的相关情况。



本期嘉宾


管虎

导演、编剧,代表作《狗阵》《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八佰》《斗牛》《杀生》等。


电车

深焦DeepFocus编辑

豆瓣 @电车

《狗阵》剧照


时间轴

本期播客总时长:37:34

02:44

大制作到个人化的转变,契机是什么?

03:46

为什么想要讲一个人与狗的故事?

04:53

电影中狗演员的选择与配合。

07:56

为什么会制造二郎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角色?

08:47    

与彭于晏的合作契机及他身上的特质。

10:22

拍摄地的选择。

12:30

关于中国式父子关系的探讨。

14:59

为什么选择2008年之前这样一个非常精确的时间点?

17:56

为什么弱化了影片中的戏剧冲突?

18:56

剧本成稿的过程艰难吗?

20:51

关于影片的声场设计。

21:47 

日全食的设计出于怎样的考虑?

23:07

影片的配乐:平克·弗洛伊德

24:37

与贾樟柯的合作契机及贾樟柯的变化。

28:54    

戛纳之行的感受。

32:11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拍摄契机。

33:19

新片《东极岛》的进度。


《狗阵》剧组在戛纳现场


文字稿精选

深焦:您前几部都是大制作,包括《金刚川》《八佰》等,这次忽然转向了一个比较个人化的作品,转变的契机是什么?


管虎:其实没有转变,所谓大制作也是从个人化独立制作电影上来的。电影开始市场繁荣以后,对工业化电影的需求增大,我也希望能够尝试一下,改变一下,挑战一下。这类创作时间长了肯定会疲劳,修整一下再回到曾经喜欢的阵地上。


深焦:为什么想要讲一个人与狗的故事?


管虎:王小波当年有一个小说叫《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猪最后跳猪圈跑了,不在猪群里呆着,每个群落、每个团队他都有一两个相对不合群的,或者被人遗落的这种人。他其实也是我们族群中的一员,狗也是狗群中的一员。我想关注一下这些人,这些被落下、被误解、被忘却的个体生命。


《狗阵》剧照


深焦:片中的那只黑狗,外形上和彭于晏很搭,为什么选择这个类型的犬种?


管虎:上来就很明确,我们不要那种萌的、很讨人喜欢的类型,因为它需要跟人有对抗,不是那么容易驯服的,它有排斥。它跑的特别快,跟人不是太亲,那个样子比较凌厉,感觉像刀一样。我个人反而比较喜欢选择这样一种狗,能够从对峙到亲热的过程。


深焦:片中扮演黑狗的应该不只是一只狗吧?


管虎:小辛完成了80% 以上。我们有一个团队,专门做小动物培训,二三十人的规模。接触过程中你会渐渐发现,每条狗都跟人一样,它有自己的性格。最终聪明度、完成度高的,肯定胜任的任务最多,但是不可能100%。小辛相对完成度高、跟人配合度高、勇敢敏捷,但是你要它完成害怕哆嗦那就很难了,这不是它的特性。


“黑狗”小辛拿到了狗狗金棕榈的评委会大奖


深焦:片中所有的狗都是那个狗团队在做吗?特别在最后一场戏中,出现了很多狗。


管虎:对,原来我们之前拍摄电影是没有这类动物团队的,分工没这么细,这基本归导演组。导演组就很痛苦,因为他不是长期从事这个行业,说话动物也不会听。但是这个团队是长期的。当年冯小刚在演《忠犬八公》的时候,我去探班时碰上了这个团队,闲聊起来我才知道有这么个训狗团队。


深焦:彭于晏饰演的二郎在片中台词很少,为什么会制造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角色?


管虎:我本人和朋友都有过失语症的时期,经历了一定的苦难、困难或是绝境以后,会有这么一段时间,很多人都会有。他不是不能说,是不想说了,这种不想表达,其实有点对外界的隔膜抗拒的意思。在这个戏里,必须得用形体、事件来推进,同时最重要的是他和黑狗的交流,狗是不需要语言的,他也不需要语言,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前提。所以他们俩用形体去交流,对这部戏的帮助会比较大,而且确实合理,他是从监狱出来的。很多战争过来的人,或者突然丧失亲人的人,都会有一段这样的时间。


《狗阵》剧照


深焦:当时是怎么找到彭于晏合作的呢?


管虎:我们之前就认识,这个选择其实挺难的。因为我们选择的这个小镇是西北的石油小镇,里面的人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不完全由当地人组成。他得和当地的这个环境融合,得进入到那个环境里,但他内心又得有不像当地人的那种生命力,所以挺难的。制片人梁静给我推荐的,和他越聊越对劲就选了他。


深焦:你觉得彭于晏身上有哪些特质很适合这个角色?


管虎:你看到的都是他的阳光、帅气,但是我看到的是他身上非常狠的一面,他有野的东西。你仔细想,他原来是一个小胖子,他短短的时间变成现在这样,他要是没有那种狠的东西是做不到的。而且他有一种野性,在别的戏里我没看出来,我觉得这个平台可以帮他把这种东西拿出来。他也有兴趣配合,不是挺好的吗?


《狗阵》幕后照


深焦:片中的小镇子这个场域很有意思,像是一个架空出来的地方,和《杀生》的那个小镇有相似的地方。听梁静老师说是在瓜州拍摄的,当时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管虎:《杀生》那个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它需要寓言。《狗阵》里的小镇,在西北大地比比皆是,随便走到哪都是这样。前些年拍戏选景就路过了这些地方,印象特别深,我觉得应该把摄影机摆到这些位置上来。当时靠卡车运输、公路运输的时候,这些小镇特别繁荣,铁路修好了,这些小镇不需要了,它不再是交通枢纽了,大量人群迁徙到别的地方去。这个小镇遗留下来的都是非常完好的,医院、食堂、银行、宿舍全有,但是就是人迹罕至。每一面墙、每个建筑物都有历史的温度,都在说话,这不拍太可惜了。我们戏里没有任何营造,就是原生态的,连那狗我们去选景时都是那样的。所以其实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就说明电影有责任告诉大家有这样一些有历史、有温度的地方,这个遗迹是很有价值的,我觉得这样的它是真实的,它不是架空的。


深焦:您在其他采访中提到过,片中想表达的是中国非常典型的沉默的父子关系,为什么选择去用这样的方式去处理?现在回看的话,你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父子关系和那个时候相比会有什么区别?


管虎:我觉得中国式父子关系没变过,多少年都这样。它实际上不是要说父子关系,只是要截取二郎这个人的一段生活,有什么就是什么。他跟他爸爸的关系在正常生活中就有这么一个片段。中国式父子不用言说了,很多都是一种默默对抗的状态,男人之间那种争斗大家都不表露出来。我跟我父亲也是,都希望最后有个疏解,有个交流沟通,但到最后都没沟通上,特别遗憾。这就是中国式父子,这是一个心结。


如果二郎的生活里有这样一组关系,我是希望能够让他们有一点点交流,一点点沟通,一点点最后的解脱。这个东西也不能完全像假的,所以目前给的分寸是我认为合适的。我自己真正的感受是,我跟我父亲连肢体都没法交流的,只有拍戏的时候偶尔背过他一次,我觉得好轻,这个人年轻时候那么身强力壮,但是我又表露不出来,你知道吗?就很难受,他去年走的时候我都没说出来。


《狗阵》剧照


深焦:电影里有非常明确的时间点,就是在2008年之前,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非常精确的时间点?


管虎:中国人这三四十年,社会进展飞速,变化巨快,但是这种飞速发展的顶点基本上就是2008年,最典型的一个年份。那时我在城市里,接到家乡的电话,家乡亲人去世了。后来那会就有个特别明确的感觉,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之外的其他地方的人,不一样的个体生命,是什么样的?我们把摄影机摆到北京、上海任何一个地,可能都差不多,但是别的个体生命是什么样,我特别有兴趣去感受体验,一直没机会。这次有这种机会体验另外一种人生,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最高速的时期,体验那些人的所思所想,他们的生存样貌,我觉得是有价值的,和我们在大城市里会不一样。


深焦:您在《狗阵》里很多地方都在刻意去弱化戏剧冲突,比起之前更偏类型化的作品来说,这部电影的戏剧冲突是很少的,这是您这段时间以来的思考吗?


管虎: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没有刻意去做反类型。还是刚才那句话,忠实地遵守一个原则:我要去截取这个人真实的一段人生。在这个原则下,其实就不存在我要成心构置戏剧化或者去戏剧化这件事。我尽量遵循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呈现这段时间应该有的样子。这个东西会让你面临很大的一个危险境地,它不遵循有些叙事的原则了,不管是电影原则还是戏剧原则。但是这就是开始一直想要的东西,所以如果遵循这个原则,其实考虑不到构置戏剧或者反戏剧,其实不存在。


《狗阵》剧组在戛纳红毯


深焦:剧本成稿的过程艰难吗?


管虎:不艰难,疫情期间在家待了好长时间,一两年没事干,就跟人聊,反正我身边有合作者,愿意在一块聊,聊的时候想拍这么一个东西。那会儿任何期望都没有,就按自己想要的来。好处是包袱压力特别少,不像类型片给你特别大的商业压力,周期、时间、成本,很多压力,这个没有,要小很多。电影语言上更容易按自己想要的去走,这是吸引人的东西,所以相反不是难,而是特别容易,我觉得很顺畅就做出来了。


深焦:电影里的声音也是印象很深的地方,一个不断回荡在耳边的广播,这样的处理是怎么想的?


管虎:声场设计在录音这门学问里是最重要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几个人去选景,在那坐的时候会聊,我们这个声场跟别的电影有什么不一样?所有人感受最深的就是小镇喇叭,但它不一定是关于奥运的,有很多不同的通知,下大雨、刮风、集市、出什么事了之类。但是这是它的一个特色,在北京不太可能,你要在比如伊斯坦布尔,每隔多长时间会响一次,声场是不一样的。但是你要遵循这个声场,它就是忠于生活的,而且也是特点,别的电影没有的特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声音元素的构成部分。


《狗阵》幕后照


深焦:日全食这个设计出于怎样的考虑?


管虎:不是设计,它是真的,当时在西北地区是发生了的。从影像学上讲,这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它把二郎的整个人生给唤起了,他重新上路的勇气从何而来?父亲去世以后,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对他生命的一次陶冶,就那个劲,你让我去讲具体意义,实际上很难。那件事情我觉得从影像上它是一个动人的高潮点,对二郎而言更是如此。


深焦:片中出现了平克·弗洛伊德的歌。


管虎:二郎本来就是个喜欢摇滚乐的人,原来组了摇滚乐队。我们90年代那会儿,新的东西蜂拥而至,很多年轻的男孩对摇滚乐很痴迷,因为它带来的是一种振奋、挑战、革新、反叛,男孩子们沉迷于其中,其中最有代表性和最痴迷的,对于我们很多人而言就是平克。他们的歌跟交响诗似的,包括当时还有电影的配合,所以印象比较深。


《狗阵》幕后照


深焦:片子里出现了贾樟柯,这次科长也去了戛纳,相当于两部片子入围。当时是怎么这找到他合作的?


管虎: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东西全停滞了,也不可能找到有名的特棒的演员。我们比较熟悉,比较了解。他除了是个优秀的导演以外,还有一种特别伟大的气质,把他放在人堆里,一坐下去就真的找不出来,这是很不容易的。我们现场他在那烤羊肉串,我路过都没看出他来。他平易近人这种劲儿,是与生俱来的,尤其在西北那个环境里,又是自己的地方,我觉得特别合适。当时我就尝试性地发了个信息,小贾就同意了。他说可以帮我,什么事都没问,他愿意帮助我,他知道大家伙那会儿都难,甚至连有拍戏机会都很难,所以都会互相帮助。我觉得人家需要我,我也会同意帮忙的。


《狗阵》剧照


深焦:这次戛纳很多人都说是第六代导演的重聚,从90年代到 2000年代,再现在,你的观察下大家发生了哪些变化?


管虎:当时电影学院是因为毕业的期限不一样,就简单的说第五代、第六代这样,然后之后就没有了。电影又不是集团军打仗,基本上全是个体化的,千差万别,把它归为一块其实挺难,你只能说年龄差不多。所以一直觉得这事不太对劲。


我只能说个体的变化。比如说我个人,首先冲上电视剧市场,再回到电影,再做一些主流电影,然后再做自己。来回变,来回尝试,我喜欢这种尝试,也有人始终如一地坚持一个方向,也很是让人钦佩,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生活境遇,他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梦想,这不值得钦佩吗?也有在商业领域里游刃自如的,我觉得一方天地,一方素质,还是值得钦佩。所以千差万别很难说有什么共同点。


深焦:您和贾樟柯很多年来的朋友了,您觉得他这段时间有什么变化吗?


管虎:最近好像整个人沉稳了好多,成熟度肯定是与日俱增,对电影本体的思考我觉得更深了,这次戛纳甚至用DV在街上拍,他在找那个感觉,他在思考本体的东西,他身上是具备大师气质,他在往那个化境上慢慢走着。


《狗阵》剧照


深焦:这次在戛纳的感受有什么印象深刻的?


管虎: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小影迷,突然发现科波拉就在身边。我那天坐在后面的是维姆·文德斯。然后我就去跟人说话,有点想找人签字合影,那个心态好兴奋。你知道吗,我们学校里学的都是文德斯。然后一看,乔治·卢卡斯也坐在那。感受最深的就是一个小迷弟的心态,想要跟让我钦佩的人合影。突然咱们这么近,确实也挺吃惊的。


深焦:当时有看什么电影吗?


管虎:时间太紧了,而且我有一大障碍,英文不好。但是还是  看了科波拉的《大都会》,但也是因为语言上的障碍,得回来再琢磨一遍。80多岁的人拍成这样,我虽然没看懂,要看懂你得懂很多道理,包括古希腊的历史,然后挪到纽约以后的样子,这个过程一定要了解它的前史再去看。它不像一个80多岁老人拍的东西,极新鲜,各种手段综合在一起,造成了一个现代电影感。


《大都会》剧照


深焦:今年上影节您还有另一个电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年出来了两部电影,忽然高产的原因是什么?这部电影的契机又是什么?


管虎:没有忽然,都是疫情期间做的事。我跟黄渤说,不行,咱得做件事儿,因为待的时间太长了。这哪是高产呀,因为停了很长时间,只不过同时出来的而已。我和他都到这个年龄了,共同的所思所想、感受,就说咱们做件事吧,把自己的感受拿出来。每个人到一个年龄段,遇到的困惑、困苦、困境都不太一样。大家如果相似,也有话要说,我觉得找一个困境的环境里,把所思所想拿出来。这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它是真诚的就行了。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剧照


深焦:传了很久的《东极岛》,现在到什么情况了?


管虎:马上开机。


深焦:疫情期间,不管是国内导演还是国际上的导演,大家都会利用这段时间去思考很多东西,然后做出一个跟之前作品完全不一样的作品出来。所以我也非常好奇,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思考之后,同样是一个比较偏工业的电影的话,会有哪些不一样的思考吗?


管虎:这是你总结的一个规律,作为我个人,没有特别去成心找不同。我比较随性,感性,靠着自己感受喜欢去做,然后疲劳了我就换一种方式重新蓄电,蓄好电了或者舒服了,我再做这种东西,可能就更有力量一点,实际上是这么一个过程。《东极岛》对我的吸引力在于技术上的吸引,这类海难电影其实咱们真的几乎没拍过,它所有的新技术研发设备、数据测试这一整套系统跟三四个电影的量是一样的。尤其是到深海海底去拍摄深海戏,我觉得兴趣点在这儿。它这个所谓大工业生产,每个电影都不一样,海难的拍摄上我是去学习一个新技术,在一个领域里去探索。其实你弄完了都可以成半个专家了,这对我吸引力挺大的。


管虎片场照


素材库

提及管虎导演作品

《东极岛》(待定)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2024)

《狗阵》(2024)

《金刚川》(2020)

《八佰》(2020)

《杀生》(2012)

《斗牛》(2009)


其他提及作品:

《大都会》(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2024)

《忠犬八公》(徐昂,2023)


《忠犬八公》剧照


本期使用音乐

开场 🎵 Pink Floyd – Mother

结尾 🎵 Pink Floyd – Mother


制作团队

监制:Peter Cat

统筹:电车

策划:电车

剪辑:电车

编辑:电车





- FIN -



深 焦 往 期 内 容

来上海,拜会日本新电影的暴力之子

美国人的痛,你永远不会懂

点这里!今年上影节最重磅的夜生活

三部国际级口碑大片,但国内观众不买账

以肉体创作的奇人,用暴力掀翻一个时代

上影节抢票指南,这25部一定要抢

今年戛纳的最大变化,成功让上影节捕捉到了

豆瓣9.5的院线片,一遍完全不够看


日本第一的导演,如何利用空间杀人

戛纳大结局,让职业性工作者被看见



推荐文章
张小北  ·  转发微博-20240719173735  ·  昨天  
银幕穿越者  ·  2024艾美奖提名公布:《幕府将军》25提领 ...  ·  2 天前  
新街派生活报  ·  微信发布最新公告:明天起执行!  ·  1 年前  
猛犸慧  ·  心理学笔记:第一章:基础心理学  ·  2 年前  
地产壹线自选完美模式  ·  文案超过杨海华,地产江湖只有他!  ·  4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