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与项羽齐名,逼死黄巢、打败王彦章,李存孝究竟什么人?

时拾史事  · 历史  · 5 年前


习武之人,大抵听说过“王不过项,将不过李”,是说在武将中武力值最高的,如果从王者论的话,当仁不让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如果只论为将者的话,高居榜首的是飞虎将军李存孝。说到这儿,会有人不乐意了,李存孝我不太熟,我只知道宝强哥演过的李元霸。



可惜,随着长大后翻看的史籍越来越多,我才失望地发现,我曾无比确信的李元霸竟然是个短命鬼,不到十六岁就挂了,那时才是隋炀帝大业十年(614年),离李渊起兵还差三年,自然轮不到李元霸去一锤定乾坤,震退十八路反王的百万大军了,所以即便李元霸真有绝世武功,也没机会展露了。


李元霸是真没有,可李存孝有啊。两个人都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超级猛人,都是能够把当时公认的第二条好汉分分钟打服的人。李元霸时期的千年老二是天宝大将宇文成都,李存孝时的千年老二是铁枪大将王彦章,这两对CP之间各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宇文成都碰上李元霸就拉稀,王彦章遇上李存孝只有逃跑的份,甚至李存孝死后,晋军用个替身假扮李存孝,扯出飞虎旗,竟然将王彦章的弟弟,同样勇不可挡的王彦童吓得吐血而亡。



读到这儿,读者应该能够看出,李元霸是盗版,李存孝才是真身,人们是将李存孝身上真实发生的故事移植到李元霸同学身上去了。毕竟,隋末,各路反王打得不亦乐乎,却让后来居上的李家摘了桃子,于情于理,都有些吃味儿,干脆来个一力降十会,整出一个猛男为李家撑撑门面,不是让人心理上更容易接受吗?当然,若李元霸同学得长得矻惨点,比如说“面如病鬼,骨瘦如柴”就更好了,一则戏剧性更强,二则也有些反讽意味,总能让在李家面前功败垂成的人们心里好受些。当然,对此,李存孝同学一定会有意见的,可是,没人给他好好包装,他也只能沉睡在历史的阴影里。


为了不让李存孝深埋在历史的故纸堆里,笔者试图扒一扒他的根底,让他不至于在历史的长河里随风飘散。


李存孝,生于公元858年,死于公元894年,只活了36岁,就将他宝贵的青春献祭给了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乱世。他是唐末代州飞狐人,也就是今天的山西省灵丘县,此地有个著名的飞狐关,是通行太行山的险要关隘。李存孝生在乱世,长在雄关,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杀伐征战,加之天赋异禀、勇力绝伦,注定了将迎来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唐朝古画上的沙陀人形象


他出身突厥别部沙陀族,这个在残唐五代里如流星般划过的民族,以骁勇善战闻名后世。在其首领朱邪赤心率领下投靠了日薄西山的唐王朝,迅速成为唐王朝的金牌打手,将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唐神策军踩在脚下。唐朝皇帝一高兴,就把自家的国姓赐给了朱邪赤心,让他改名李国昌。李国昌就是李克用的父亲。


李国昌投入大唐王朝渐渐冰冷的怀抱后,也曾和唐廷闹过小别扭。那个年代,但凡有些实力的兵头都没少跟中央闹别扭。幸好中央的胸怀是宽大的,只要不影响李家天下,随你闹去。


李国昌年老时,独眼龙李克用成了沙陀族的当家人。这位十五岁就初战先登的李鸦儿,当上首领后和唐廷握手言和,全身心地投入到剿灭黄巢义军的战斗去了。

李克用


李克用的鸦儿军着实没让唐廷失望,他们以疾风扫落叶之势突入长安,将黄巢的大军逼出了帝都,也就是这场惨烈的长安争夺战,让这个曾经显赫一时的文明古都从此失去了颜色,再也没有昔日的辉煌。


好戏来了,对于这场突击战的带头大哥,演义和正史别上了苗头。正史中说是李克用亲自率领的鸦儿军从光泰门进城,与起义军战于望春宫升阳殿,逼得黄巢军败退,向南逃到蓝田,从此每况愈下,直至败亡。


《残唐五代史演义》中则奉行拿来主义,将李克用的功绩统统归功于李存孝和他的十八骑。这也太夸张了,人家黄巢进入长安时,拥兵数十万,你就用十八骑就搞定了,可能吗?不过,从这个夸张的情节中,我们不难看出,李存孝的神勇绝对不是盖的。当然,另一方面也说明,当时的李存孝在李克用集团中的地位还不够高,能够指挥的兵力有限。



由于史料缺乏,笔者不知道李存孝是何时加入李克用军事集团的。民间有个版本说,李存孝幼年时曾三拳两掌就把一头大老虎打死了,当时,正好李克用率军路过,看到这一幕,惊为天人,就将李存孝收为己用。不过,那时候的小李同学还不姓李,人家还叫安敬思,很文雅的一个名字,是李克用非要将李存孝收为义子,愣是将他连名带姓改个干净,这下,就连李存孝的父母怕是也找不见自己的虎儿了。


这个桥段似乎也曾见过,景阳岗上的武松不就是赤手空拳打虎成名的吗?他们的故事是否重叠呢,聪明的读者一定会发出你懂的微笑。李元霸能借李存孝的故事,凭啥我武松借不得?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其实,正史中的李克用和李存孝是没有年龄代沟的。李鸦儿生于公元856年,只比李存孝大两岁,当然,李克用生在大家族中,见多识广,要比李存孝这样的愣头青早熟。所以,如果非要说两人间有差距的话,更多的应是体现在人格魅力和政治手腕的高低上。


所以,李存孝打虎遇上贵人的事不怎么靠谱,其中故意拉大二人的年龄差,非要把李克用画成长胡子的老爷爷的连环画,纯粹是为了更契合“父子天伦”的臆想罢了。


沙坨骑兵


正史中约略交待过二李的际遇,李存孝是在兵乱中被李克用的军队俘虏(看来沙陀人也不是铁板一块),结果被分给李克用当勤务兵,就此结识了自己的大老板,因他善于骑射,骁勇绝伦,常率骑兵为先锋,受到李克用的赏识,由亲兵升级成义子,成为李克用的第十三个太保


说起十三太保,其实也蛮让人头疼的,这个所谓的十三太保并不全是李克用的干儿子(李克用收干儿子没够,据说陆续收了上百个还不过瘾),其中的十二太保康君立不仅不是李克用的干儿子且比李克用还大十多岁,三太保李存勖则是李克用的亲儿子,也是他未来的接班人。况且,在那个年代,太保与儿子或干儿子毫不相关,太保是三公之一,地位尊贵,这十三个人也不是都当过太保,哪怕检校之类的名誉头荣衔也不是谁都拥有过。


影片《十三太保》


还有人猜测他们的排位是根据归顺李克用的时间定的,这更是一笔烂帐,康君立比谁跟李克用都早,却排在第十二位,找谁说理去。最后,有人找到了根源,居然是在一本《五代史平话》中,由作者随意给攒的排行榜,真是太任性了,难怪当时的正史中找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


不管怎么说,李存孝是李克用干儿子这点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谁说干儿子就一定要比干爹小很多,同样是沙陀人的石敬瑭先生不是认了比自己小很多的契丹人耶律德光当干爹吗?怎么说李克用都还比李存孝大上两岁呢。


石敬瑭:别骂老子汉奸了 老子本来就是沙陀人


好了,我们不再纠缠老李和小李的陈芝麻烂谷子啦。我们还是来看一看这对干父子间的恩怨情仇吧。


沙陀人本就是好战的民族,族中壮士如云,想要让他们服气谈何容易。就连李克用这位族长的儿子,为了展示自己的武勇,不也是在战场上冲杀搏命多年,哪怕打瞎一只眼睛也在所不惜,最后才能赢得族人的归附吗?幸好,同样勇武绝伦,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李存孝在这方面拥有足够的资本。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李存孝在李克用集团声名鹊起的日子很快来到了。李克用进入长安,抢了打黄巢的头功,被唐朝皇帝封为河东节度使。从此,李克用和他的后继者们把持了河东藩镇,将晋阳(太原)打造成逐鹿中原的大本营,无论是谁,只要盘踞于此,便会滋生出问鼎之心。


李克用忙着在太原过家家,对于追剿黄巢不太上心。而退出长安的黄巢实力犹在,不断窜扰各地。众多的藩镇往往自扫门前雪,对于这头瘦死的骆驼无能为力。黄巢的大军在与诸多藩镇无休无止的剿杀与反剿杀战中,如同蝗虫过境一样,将中原大地啃噬得千疮百孔,中原百姓陷入无尽的兵燹之中。如同流寇一样的黄巢大军在绝粮之后,甚至以吃人维生,更加重了中原百姓的苦难。



在这种情况下,唐朝皇帝也只得再次命令李克用出兵助战。一心要过小日子的李克用好不容易走上正道,也不想和朝廷弄得太僵,就派李存孝带着薛阿檀、安休休二将,率领三千飞虎军,奔赴中原战场。而他自己一方面观望形势,一方面整军经武,准备着大干一场。


史书上所谓李存孝“从李克用救陈、许,逐黄寇,及遇难上源,每战无不克捷”的赫赫战功就是从此开始的。


李存孝援救陈州,遇上陈州刺史赵犨,此人也是乱世中的一朵奇葩。他忠于大唐,以一城之地硬抗黄巢的百万大军,不可谓不忠勇,后又结好通婚朱温,为自己的子孙谋取利益,想使自己的家族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可惜,他的儿子赵岩不争气,生生地将父亲好不容易浇灌起来的大树锯倒了(赵岩同志的先进事迹在王彦章的文章中有过交待,这里不再赘述)。


赵犨不是找抽,他是真的对大唐有感情,对守住陈州有信心。而这个信心在某种程度上就来自于李存孝和他背后的李克用集团(这时的他还没和朱温搭上桥)。李存孝刚好给了赵犨一份见面大礼,他的飞虎军击败了黄巢的军队,还擒获了黄巢的亲信大将孟楷(小孟同志曾经搞得朱温很狼狈,让朱温同志不得不背叛自己的老领导黄巢,从而背上叛徒的恶名)。


在李存孝的强力加持下,赵犨打出了风采,让黄巢的大军久困于陈州,数月的功夫,本就缺粮少饷、士气低落的败军彻底人心离散,要么战死,要么逃亡,黄巢的菊花真的残了,只剩下满地如残阳般艳红的尸山血海。之后的各路藩镇也不在惧怕或自保了,而是纷纷跳出来,加入到痛打落水狗的队伍之中。黄巢的最后败亡也就是分分钟的事了。


这一次援陈之战,真正打出了李存孝的威名,也让他在李克用的心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虽然是十三太保,但那些排在前面的太保面对他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了。


在之后,李存孝在陈许之间转战,基本就是追亡逐北的料理后事了。而修养多时的李克用也嗅到了战机,不再作壁上观,而是迅速加入到后黄巢时代的地盘争夺战之中。


朱温


这时,赵犨未来的好亲家朱温也在华丽变身后,加入到围剿老领导的行列。哪知道,对上老领导的朱温发现黄大爷还是黄大爷,尽管已经败得稀里哗啦,还是惹不起,没办法,老朱脸长皮厚,打不过就拉赞助好了。结果,老朱求到了李克用。


李克用一想,人家一个叛徒都能卖力气地打黄巢,咱正经打黄巢发家的,总不能落后啊,于是,痛快地就伸出了友谊的援手。


正在逆境中煎熬的朱温对于李克用的友谊,最初还是很珍视的。毕竟,都是出来混的,人家帮了你,你不好好报答一下,以后谁还敢帮你,谁还愿帮你。乱世也要有乱世的生存法则。


李克用当时年轻气盛,看到朱温对自己很恭敬,加之一顿猛喝后,也就逐渐放开了,话里话外对朱温很不恭敬。这事要搁在别人头上也许就忍下了,毕竟,李克用要实力有实力,要名望有名望,而且人家还帮了自己,不就是几句醉话吗?当不得真,醒了也许就忘了。偏偏朱温是个有野心的,李克用如此年轻就拥有强大实力,以后岂不是自己的劲敌,再加上他又看不上自己,今后如何共事?索性趁他酒醉,又在自己的地盘上,结果了事。


就在被人架回洛阳上源驿的李克用人事不醒的当口,朱温派出的暗杀队悄悄地包围了上源驿。幸好,当时电闪雷鸣,驿中的李克用部下发现了朱温的杀手。他们弄不醒李克用,只得通报了当时清醒异常的李存孝。


此时的李存孝若是暴起发难,独自突围易如反掌,但他要护卫自己的义父,责任重大。危急时刻,飞虎将军抓起地上一把长枪,掷向了躲在后面督战的朱温,猝不及防的朱温忙低下头去,却被打落了头盔,本就做贼心虚的朱温一时胆丧,忙带着亲兵后退。朱温一走,朱军的攻势稍缓。


李存孝见状,背起李克用,手舞禹王槊,趁着雨雾在其他将士的拼死保护下抢出驿站,一路血战,终于逃出生天。这一战,李存孝救主功高,更加受到义父的重视。当然,这一战,也让朱温和李克用从此成为生死冤家。


之后,李存孝在李克用的帐下,一手毕燕挝,一手禹王槊,冲锋陷阵。身后有仆人以二骑从,常于阵中易骑,轻捷如飞,勇冠三军,当者辟易。



李存孝的勇武为他赢得了身后美名,也为他招来了生前惨祸。李存孝如此给力,自然让李克用非常受用,对他也格外器重。那种不加掩饰的褒奖往往最拉仇恨,在某些人眼中,羡慕忌妒恨的火苗一旦点燃就难以熄灭,除非燃尽对手,或烧灭自己。


888年,河南尹张全义袭占河阳。河阳节度使李罕之投奔河东,被李克用安置在泽州。李克用命李存孝统率七千骑兵,与老搭档薛阿檀、安休休协助李罕之复攻河阳。张全义忙向李克用的死对头、宣武节度使朱温求援。朱温遂命部将丁会、牛存节援助张全义,与河东军在温县一带交战。朱军抢先扼守太行险要,大败李军。李存孝遭遇平生第一次惨败,只得仓皇退兵。


第二年,李克用出兵攻打孟方立。当时,李军据有泽州、潞州,以李克用的弟弟李克修为昭义节度使。而孟方立据有邢州、洺州、磁州,亦称昭义节度使。昭义藩镇被一分为二,这让李克用很不爽。于是,他派出大军誓要夺取邢洺磁三州,吞并整个昭义镇。李存孝奉命包打前敌,连取洺州、磁州,并在琉璃陂大败邢州军,活捉敌军主将,一口气将战线推至邢州城下。孟方立兵败势微,被迫自杀。但是邢州军不肯屈服,毅然推举孟方立的从弟孟迁为节度留后,并向朱温求援。不成想,朱温此时正忙着东征,无暇援助昭义镇,只是命部将率数百精兵,协防邢州。话说老朱也不容易啊!靠着朱温的精神鼓励,邢州军苦苦支撑危局,直到那个让他们又恨又怕的男人再次出现在城下。


890年,等不起慢功出细活的李克用命李存孝急攻邢州。看到李存孝在城下耀武扬威,加上朱温再也不肯派出一个援兵,邢州军蔫了,孟迁只得绑缚朱温部下请降。至此,昭义镇全境都被晋军占据。李克修终于可以做上整个儿的节度使了。


国漫《不良人》李存孝


可惜好景不长,潞州军受人调拨哗变,请求回到朝廷温暖的怀抱。谁不知道此时的朝廷是朱温同志一手遮天啊,归附朝廷不就是听命朱温吗?归根结底是朱温对李克用占据整个昭义不满,这才上演了一出大义凛然的闹剧。朝廷心领神会,迅速任命京兆尹孙揆为昭义节度使,朱温则命大将葛从周、朱崇节入据潞州,李谠攻打泽州,同时还派三千士卒护送孙揆赴任。朝廷的官员上任,都要劳烦朱全忠同志派兵护送,真是忠心可嘉。


李克用看到这一幕,独眼中都冒出火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你朱温啥时候学会挟天子以令诸侯呢?你做得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你能送,我能杀,看以后谁还敢来抢我的地盘。


这种快打型的杀手,李克用的首选自然是李存孝。接受命令的李存孝兴奋异常,亲率三百骑兵,在长子一带的险要山路上伏击孙揆一行,漂亮地击败了护送大军,并生擒孙揆,痛快地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随即,李存孝又统领五千骑兵驰援泽州。


此时的在泽州城下,朱温的士兵正冲着前河阳节度使李罕之喊话:“你以前常仗势太原反抗朝廷,如今潞州回归朝廷,而且朝廷大军已包围了太原,那些沙陀人将找不到巢穴躲藏,看你还有谁可以依靠?要想活命赶紧投降(历史演进至此,颇为吊诡,当年效忠朝廷的李克用,如今却被曾经反叛朝廷的朱温指为叛逆)!”李罕之闻言惶惧不安。李存孝听后却不以为然,率精骑五百围绕着梁军营寨搦战:“我们沙陀族之所以找巢穴,是为了用你们的肉来给将士们吃,快找个胖的出来和我一战!”朱军骁将邓季筠素来不服李存孝,闻言率军出战,李存孝舞槊迎战,只一合便将他生擒。这一战就挫动了朱军的锐气,李谠见状大败溃逃。李存孝和将心放到肚子里的李罕之一道,率军狂追,然后回兵夹攻潞州。葛从周、朱崇节见势不妙,也弃城逃走,李存孝轻松克复潞州。


复潞之战,李存孝功劳最大。但李克用却任命康君立为昭义留后,仅以李存孝为汾州刺史。这个任命本来是李克用为了平衡军中宿将怨气想出来的馊招,前提是怕李存孝风头太盛,可能会影响到内部团结,先打压一下,才好量才录用。毕竟李存孝还很年轻,以后有的是立功机会。


李克用


但是,李克用忘了一点,有本事的人往往气性大,最不喜欢的就是有功不赏,凭什么我在前方拼命,康君立却在后面摘桃子,他不就是岁数大些的军中元老吗?有啥了不起!李存孝越想越气,一连数日茶饭不思,无心争战。可是,李存孝闹了一阵,发现没人搭理自己,只好恹恹地收了脾气,该干嘛干嘛呢。不过,此时的他内心里怎么想,就不得而知呢,想来,他与李克用的悲剧收场就此埋下了伏笔。


朝廷(确切地说是朱温)可不管李家父子间的龃龉,而是以宰臣张浚为招讨使,名正言顺地征讨河东。李克用就不怕朱温,你敢来讨,我就敢拒战,遂命李存信、薛阿檀率军抵御张浚,又命李存孝屯兵赵城呼应。这个张浚着实不争气,先是在阴地关被李军击败,不得已退保晋州。接着,又被李存孝率部来攻。张浚仓促迎战,结果被李存孝轻松打趴下了,从此紧闭城池不敢出战。李存孝顾虑到俘虏宰相会彻底激怒朝廷(朱温),就退兵五十里,任由张浚逃走。这里面其实是有学问的,李存孝或许已萌生出不愿意再为李克用出死力的心思,给朝廷留点颜面,何尝不是为自己和朱温间留点颜面呢?


此后,李存孝改任邠州刺史,一度离开了与朱温作战的主场。其中隐情可想而知。


891年3月,邢州节度使安知建暗中与朱温交往,李克用侦知后上表朝廷请以李存孝代之(看来,邢州军仍然放不下与李克用当年的恩怨,至于上表,纯粹是想恶心一下朱温)。安知建闻讯后,异常恐惧,生怕步了孟方立的后尘,连夜逃奔青州。这对喜欢挖李克用墙角的朱温来说,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就以朝廷的名义,任命安知建为神武统军,并兼任邢州留后,也是要恶心一下老冤家。安知建率领属下三千人准备到长安去谢恩,路过郓州。郓州的地头蛇朱瑄与李克用正在搞基,对于李克用的仇家自然是杀之后快,二话不说就在黄河上设伏,将安知建斩杀,还特意把安知建的头颅传送到晋阳李克用那里,就像当年孙权杀了关圣,将人头送给曹操一样。这一局,朱李二人算是杀了个平手。


好在,李克用此时,正忙着进攻王熔控制的常山。闲置了一阵儿的李存孝又被启用为先锋,先后攻下临城、元氏。王熔只得求救于幽州的李匡威。见到李匡威的生力军杀到,久战疲惫的李军急忙撤走。



第二年正月,王熔、李匡威这对新搭档合兵10余万反攻尧山。这让李克用很生气,忙命李存信为蕃汉马步都指挥使,协同李存孝一同攻打王熔。不过,这次李克用失算了。因为十三太保李存孝和四太保李存信二人互相猜疑忌恨已久,一旦各领一军,谁都逗留观望就是不肯进军。情急之下,李克用只好改派李嗣勋统军,这才大败幽、镇两州的军队,斩杀擒获3万人。这下,李存孝的祸事来了。


李存信回到李克用那里,恶人先告状:“存孝有二心,常避赵不击。”李存孝是个直肠子,也不知道找干爹辩解,也许他怕像明星那样越辩越黑。为求自保,他索性暗中联结朱温和王熔,打算向朝廷归还邢州、洺州、磁州3州,换取朝廷赐给他节度使的旌旗与节钺,以便会同诸道军队讨伐李克用(看来,在中唐以后,节度使的头衔着实令人垂涎,李克用两次爽约,让李存孝当不上节度使,真的伤透了他的心,所以,李存孝干脆向朱温讨要节帅的官衔了)。有这样的好事,朱温能不接招吗,他屁颠屁颠地任命李存孝为邢州、洺州、磁州节度使(这种官帽对于把持朝廷的朱温来说,是可以批发的)。但要同意李存孝统合军队,这可不行,大家打了那么多年恶仗,我可信不过你,朱温只是命令王熔前往助战。不管打赢打不赢李克用,反正朱温也没损失。


本就生性暴躁的李克用这次真的要暴走了,以前还不信李存孝会有二心,现在事实摆在面前,怎么办?必须趁李存孝尚在犹疑未定之时,将其扼杀在摇篮里。于是,李克用联合时任义武节度使王处存合军攻打王熔,要知道,暴怒之下出兵往往易犯兵家大忌,结果,联军在新市被击败,李克用只得率众暂时退守栾城。


893年,李克用重整旗鼓,亲率大军逼近常山。如果此时李存孝能够幡然悔悟,重新率军进击王熔,也许还能挽回与李克用的关系,毕竟在那个年代,军头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到万不得已,大家还是愿意做人留一线的。偏偏李存孝这个政治小白,却赶到了王熔军中共商应对之计。盛怒之下的李克用彻底撕下慈父的面纱,正式出兵讨伐李存孝。王熔起先还派兵救援邢州,结果被李克用打败(老李毕竟是那个年代杰出的统帅,不可能两次跌倒在同一条河里)。李克用转而进击镇州,王熔十分惧怕,忙临阵易帜,“乞盟,进币50万,归粮20万,请出兵助讨存孝”。这是那个年代投降的规定动作。王熔的乞降让李克用暴走的心灵稍微得到了点儿慰藉,他同意了王熔的请求,命他合兵共同击灭李存孝。李存孝很快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窘境。李存孝真的很天真,他怎么会亲信王熔这样朝秦暮楚的军阀和善于玩弄权术的朱温。


李克用亲率大军到来后,命人掘沟堑围城。李存孝本来打算出兵冲击,使其无法筑成沟堑。但是,李存孝昔日的朋友、李克用的牙将袁奉韬却派人对他说:“您所畏惧的只是晋王(李克用)。晋王待沟堑筑成,定会留兵围城自己退去,他手下诸将都不是您的对手,筑好沟堑又有什么用?”李存孝又一次被猪队友骗了,他很干脆地勒住准备冲锋的战马,抱着胳膊坐在城上任由晋军挖筑沟堑。沟堑筑成后,深沟高垒,戒备森严,面对迟迟不肯离开的李克用,李存孝纵有盖世武功也无法靠近,变得异常被动,更可怕的是城中粮食就要吃尽了。


894年3月,李存孝登上城楼,哭着对城下的李克用道:“儿蒙王之大恩,位至将相,难道愿弃父子关系而投靠仇敌吗?这是由于李存信诬陷的缘故。希望能活着见王,说句话就死。”李克用听了也很感伤,就派妻子刘氏入城慰谕。刘氏带着李存孝回来,他磕头请罪道:“儿于晋有功而无过,之所以至此,全是存信中伤的缘故!”李克用见李存孝有意避重就轻,就怒呵道:“你给朱温、王熔写信,在信中大肆毁谤我,这也是李存信逼你干的吗?”李存孝对此无言以对。


李克用将李存孝押回太原,以车裂处死。据说,当绳结绷紧时,李存孝在应激反应作用下,猛然发力止住了奔牛,使其无法分尸。如此神力,可谓冠绝古今(难怪死后会被尊为山神,连摸金校尉也不敢接近他的坟茔)。最后,还是刽子手挑断了他的脚筯和手筯,才将其杀死。这位正当壮年的残唐五代第一猛将就此终结。


其实,李克用本不想杀李存孝,希望诸将为他求情,就此顺势免了他的罪。谁知诸将都妒忌李存孝,没一个肯为他求情。李克用虽然为此深恨诸将,但也没有谴责李存信(不过,后来李克用因为李存信吃了败仗就大加申斥,令其无地自容,竟致颓废。另一位嫉恨李存孝的康君立也在此后逐渐失宠)。


李克用非常惋惜李存孝,十多天不理政事,兵势也逐渐转弱,而朱温的势力却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大,直至其子李存勖上位才反败为胜。



💗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往期目录


中世纪的奇葩性生活

教科书为何称他“民族英雄”

埃及人在修金字塔,中国人在做什么?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被邀请出席新中国开国庆典的帮会大佬

新疆是先有了汉族还是维族

死人是怎么结婚的?——聊聊冥婚

抗日战争中,蒋介石是怎么失去南京的呢



商务合作:Tel:15117934836  QQ:762993961

更多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有偿)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