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感疫苗接种率,究竟困在哪里?

生物制品圈  · 生物  · 1 月前


业内据批签发数量估计国内每年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约5-8000万剂,若算上年均20-30%的报废率(部分年份>30%)、人均1剂的接种数(2剂程序的儿童占比较低),则流感疫苗达峰时的使用量可能也不过6000万剂。

这一数字与庞大的人口相比,接种率最终也不过5%。而1-5%的流感疫苗接种率,已经维持了许多年没有质的突破……

流感疫苗的接种率尚未提上来,价格却迎头大“跳水”中国的流感疫苗市场不可谓不内卷,价格战只是个爆发出的引子,实际上当市场发现蛋糕难以做大时,内卷竞争似乎就成了必要出路。

我国流感疫苗接种率,高度依赖外因变化
我国居民对流感疫苗的接受和接种,似乎与其他儿童常规非免疫规划疫苗并不相同——前者似乎更依赖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后者依赖于接种门诊医生的告知和推荐。
概因成年人除了给孩子接种疫苗,罕有独自访问接种门诊的机会,他们不认为自己需要接种疫苗,接种医生也就失去了推荐机会。
公众对流感的真正认知可能始于2009年H1N1大流行,此后原国家卫生部开始扩大全国流感监测网络建设,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疾控中心、实验室和哨点医院各司其责做好流感监测工作。急诊和发热门诊对流感病例的检测、检出逐渐变多,流感认知一步步从临床科室走到居民所在的社区。
图源于网络
2018年2月,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感染网络,再一次让成年人正式认识到流感的威力和流感疫苗的重要性。2020年秋,随着新冠恐慌情绪的上涨,以及国家对流感、新冠同时流行的担忧,流感疫苗在当年再一次面临多地预约难的局面。

2023-2024年流感季,即使从2023年9月算起、到2024年4月止(官方只发布到该月数据),全国流感报告病例数也正式突破1000万例——如果疾病也有记忆,那么这一数字可能成为业内看好今年流感疫苗市场的前提。

流感疫苗接种率增长,缺乏关键机制保障
相比于北美每年动辄数千万例确诊、数十万例住院、数万例死亡的情况,中国的流感负担可能被严重低估。彼时大流行时,北美当局一些人甚至认为它在流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美国流感疫苗接种率的快速上升,可能得益于药房、药师参与疫苗接种和管理的比例快速上升——2004年,美国仅有15%的药师参与免疫接种及疫苗管理,2014年上升到53%,2016年达到70%。而与之对应的是,美国全人群的流感疫苗接种率超过50%。
药店和药师参与疫苗接种和管理的模式快速在欧美发达国家流行,我们甚至难以想象——在东京的地铁站里,你除了能买到早餐外,还能顺便在药店里接种到流感疫苗。
而这一情景,我们只能在大流行初期的那两年看到——在商场角落、社区活动室、体育场馆等临时搭建的接种点里接种的到新冠疫苗。
图源于网络
2018年“长春长生事件”推动了国家对疫苗接种和管理的进一步规范,虽然《疫苗管理法》的“申请备案制”似乎放宽了接种门诊的设置条件——原则上是具有医疗执业许可的单位,只要申请了、备案了,疾控等专业技术指导机构进行培训和现场验收通过后就能营业。
但实际上但靠“半年期”的流感疫苗难以维持高昂的场地和人员成本,而引入儿童疫苗的人员和设备成本可能更高。
尽管过去几年里一些城市地区的成人接种门诊相继开业,但更多依赖于HPV疫苗的火爆,流感疫苗似乎只是捎带。随着HPV疫苗的降温,这些兴于HPV疫苗的成人门诊未来何去何从仍然未知。随着出生率大跌,一些“入不敷出”的接种门诊反而在面临着可能撤销的困境。
此外,来自私营市场的推广动力不足、效果不清晰、效果无法量化等也成为从企业角度难以推动接种率提升的要素。

中国具有流感疫苗生产许可资质的企业有十数家,每年有批签发的也有十家以上,这就导致市场推广活动很难开展,单个企业也缺乏魄力去做,高昂的健康宣教投入可能为他人做了嫁衣。由此,对外部环境变化的依赖仿佛又走进了一个死循环。


门诊医生推荐,既难触达、又乏动力

尽管门诊医生的推荐难以触达,但在能够触达到流感疫苗推荐接种人群时也依旧障碍重重。今年一项针对山东省4个城市的180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卫生院的大型定性研究发现,接种门诊医护人员也有“苦”处。

不清楚向谁推荐。医护人员一般只会主动推荐那些年轻且有抵抗力的门诊来访者,他们似乎不清楚谁是流感疫苗的优先推荐者(也可能是清楚但不敢推荐,怕好心担坏果)、一些医护人员不建议基础慢性疾病患者或鸡蛋过敏者接种疫苗,往往有很强的主观判断力。
不认为自己应向居民推荐 。大多数医护人员基于责任和义务选择推荐疫苗,而不是基于对疫苗保护价值的认可而主动推荐疫苗。而临床诊疗的医护人员认为,疫苗推荐应由接种医生或护士负责,职责上不愿意参与疫苗推荐。

图源于网络
主动告知担心引起医患冲突。此外,他们还担心推荐可能引起医患冲突。一些受访者表示,患者倾向于将“推荐”误解为“推销”。而且在嘈杂且繁忙的接种日,如何和老年人低声说话时,他们听不见;如果大声说,他们认为服务态度不好进而投诉。同时门诊工作量较大,当医护人员认为沟通技巧不足或推荐时间成本过高时,往往不愿意向访客推荐疫苗。
有效的方法和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条件。5月Vaccine发表了一项我国针对3138名老年人接种流感疫苗的瞬时干预研究,参与者为初始不愿意接种流感疫苗的老年人。瞬时干预,简而言之即在接种门诊的场景下,对推荐了但是不愿意接种者进行灵活应变的沟通,尽可能让对方感知到接种流感疫苗的益处,争取让老年人接种流感疫苗。
效果很好——瞬时干预将接种意愿提高了18.5%到79.8%,实际接种率提高了13.5%到53.9%。但接种门诊工作较繁忙,几乎没时间进行耐心的风险和获益的沟通。
这些提升接种率的经典策略,中国适用吗?
01/ 媒体报道数量与接种率呈正相关
早在2010年的一项回顾性研究就发现,电视节目、报纸、通讯社文章关于流感、流感和疫苗、疫苗短缺来源的相关报告,都能促进居民更早接种、年度流感疫苗接种率更高有关。
而能够量化这一效果的另外一项就近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从10月份开始对流感相关事件进行媒体报道,预计每增加100个关于流感的媒体报道,可以将≥65岁人群的疫苗接种率增加0.3%(显著性)。
但有两点需要注意——“标题党”更有效,公众更信任新闻报道而非社交媒体上的流感疫苗信息。然而媒体报道严重依赖于大官方的推动,私营者可能缺乏动力——则投入相对较大、效果不明显且难以量化评估。
02/ 聊胜于无的短信提醒

大流行期间,通过短信提醒通知接种COVID-19疫苗的方式和显著效果,似乎给了流感疫苗以启发——起码比媒体报道要更精准、更便宜。

近期几篇发表在顶级期刊上的文章对这一方式的效果进行了研究评估,但结论却差强人意。

图源于网络

the Lancet的一项覆盖近百万≥65岁丹麦居民的随机对照试验显示,尽管发送电子信件的方式提高了丹麦各地的疫苗接种率,但有效性并不明显(81% vs. 80.12%)。

今年3月份JAMA内科学上的一项覆盖79个初级保健诊所、超26万名患者的3臂随机临床试验,研究结果堪称消极——无论是门户网站信息推送还是短信提醒,均未能成功提高流感疫苗的整体接种率。

中国会更好吗?5月Nature子刊的一项研究显示,短信通知对于提高新冠疫苗接种率效果显著(未排除行政干预的影响),但流感疫苗接种率仅有微弱提高(2.7% vs. 1.9%,p=0.017)。

尽管短信提醒这种方式成效不高,但它们具有低接触、低成本、高可及性的特点,无疑也可以作为一种可接受的推广方式。

而研究显示,经常接种疫苗的老年人,更有可能在随后的几年中保持定期接种疫苗的习惯。因此,优先向既往接种过流感疫苗的群体发送提醒短信,可能效果更显著。

03/ 进不去的学校&有代沟的临床科室

在校学生接种流感疫苗的意义不言而喻,国内外指南均有推荐。埃默里大学的一项早期研究显示,以学校为基础开展公众教育来提高流感疫苗接种意愿,进而提高接种率是可行的。

近期JAMA子刊上一项针对北京市17所中小学的整群干预研究显示,相比既往仅通过政府免费提供接种和发放知情通知书的形式,实施系统规划、学校培训、个人接种教育和提醒等多途径的干预措施显著提高了接种率(74.5% vs. 71.7%,OR=1.4,P=0.02)。

图源于文献

理论上急诊科或呼吸科是重要且有效的推荐场所——患者经历过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健康损害,医生每天都在经历流感患者的诊疗护理,医患双方都对流感有深刻体会。

近日NEJM子刊一项干预试验显示,急诊科实施的干预措施越多,患者越有可能接种流感疫苗——干预M(进行视频、单页传单和脚本信息的综合传递,如果有接种意愿则医生进行接种通知)、干预Q(仅医生通知接种)和对照组的30天疫苗接种率分别为 41%、32% 和 15%(干预M组vs.对照组,P<0.0001)。

尽管我们能看到两种方式的有效性,但现实是学校“进不去”、临床科室与预防接种之间有代沟。

我们无法通过维持和放任流感的高位流行,来提高媒体报道进而提高流感疫苗接种率,因为这与流感疫苗的初衷相悖。但若非如此,我们几乎看不到流感疫苗接种率“质”的突破的可能……


参考资料:
https://www.rmzxb.com.cn/c/2019-04-11/2327377.shtml
Hum Vaccin Immunother. 2024 Dec 31;20(1):2352916.
Vaccine. 2024 May 22:S0264-410X(24)00591-7.

Health Serv Res. 2010 Oct;45(5 Pt 1):1287-309.

BMC Public Health. 2013 Jun 5;13:547.

Vaccine. 2020 Jan 10;38(2):271-277.

J Med Internet Res. 2021 Mar 16;23(3):e25977.
Lancet. 2023 Apr 1;401(10382):1103-1114.
10.1038/s41598-024-61583-5.
10.1001/jamainternmed.2024.0001.
J Infect Public Health. 2024 Jun;17(6):1079-1085.
JAMA Netw Open.2024;7(3):e243098.
NEJM Evid. 2024 Apr;3(4):EVIDoa2300197.
识别微信二维码,添加生物制品圈小编,符合条件者即可加入
生物制品微信群!
请注明:姓名+研究方向!





本公众号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cbplib@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推荐文章
生信人  ·  母乳喂养到底该不该  ·  昨天  
生物探索  ·  Science | ...  ·  5 天前  
生物学霸  ·  研究生一作,985 发 Science  ·  5 天前  
BioArt  ·  Nat ...  ·  6 天前  
财宝宝  ·  天天💯 -20231212120945  ·  7 月前  
毛畅  ·  赶场  ·  3 年前  
青空霡霂  ·  把酒寻春  ·  4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