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位名校教授,回应2000万人的困惑:不能说这届年轻人不行

一条  · 视频  · 1 月前


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

一条面向全网 2000 多万读者,

发起了「那道解不开的题」征集,

短短一周,收到了几千条读者留言和私信,

讲述着他们内心的困扰、茫然和纠结。

其中这五个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共鸣:

如何守护中国人的闲暇时间?

卷不动,躺不平,出路在哪里?

人类真的会被 AI 取代吗?

“淡淡综合症”是时代的新流行吗?

为什么越来越不敢进入亲密关系?

这次,我们选择用哲学作为方法,

与特仑苏一起,联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共同推出系列原创内容《更好,从提问开始》

在整个 5 月青年月,邀请 5 位哲学教授,

解读上述 5 个时代议题,
并拍摄 5 支话题短片——

从提问开始,探索属于当下的「更好」。

撰文:Mabel

责编:Seven

从“不敢 gap ”到“度假还在回复老板信息”,与休息相关的话题频频引发讨论,甚至有人问:中国人是不是根本不会休息?我们还有闲暇时光吗?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王德峰,首先解读了“闲暇”的概念:不能仅仅将它消极地理解为恢复体力,闲暇是人在工作之外的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重新回到人性的尊严中去,重新获得精神成长的机会。

文明的进步,效率的提高,本是为了带来闲暇,但技术早已无孔不入地侵入生活,我们似乎也已习惯处于一种“时刻回应”的紧绷状态。“用哲学术语来说就是人的异化,人被异化为工具了……这是不可能长久的。”

在这样的现实之下,年轻人要怎么去守护住闲暇时光?王德峰教授说,除了在法律上捍卫闲暇时间的权利,还要有将闲暇转变为精神成长空间的能力——比如绘画、诗歌、阅读,这种能力无关工作,无关资本增殖,没有任何功利性。

他还特别提到了互联网对当代人精神空间的威胁。这一极其高效的信息传播体系攫取了我们太多的时间与注意力,给大脑装填了大量无意义信息,它终归不能替代我们在现实的感性世界中的生活。“我们还是要争取许多面对面的交往、集体的创作。”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当下最普遍的精神困境,大概就是“内卷”了。作为与之对抗的方式,它的孪生姐妹“躺平”也成了经久不衰的热词。

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张双利看来,“内卷”并不是独属于我们这代人的难题。早在 19 世纪,马克思就指出,在资本推动的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切断,变成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而身处这个强大的科层制社会中,每个人都把“被系统拣选”当作生命的唯一追求。这便是内卷的本质。

“卷”意味着难以跟上的节奏、难以对齐的标准,作为小小的个体又不具备“躺”的资格和条件。张双利教授观察到,大多数人因此会在躺与卷之间,选择一种“倾斜”的生命状态。

“倾斜”看似更加主动,却和“内卷”、“躺平”一样,是在大趋势中主动放弃、被动适应的姿态。

与学生交流中

关于出路,张双利教授提出了两个方向。第一,认清我们身处的现代社会,以及正在经历的现代社会重要转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时代恰恰呼唤着我们从当下的生命状态中走出来”;第二,就是要从自己真实的生命经验出发,在长大成人后肩负起对周围人或大或小的责任,在与他人的关系中获得自我。

这两年,AI 让人们时时处于一种“喜忧参半”的状态中。咨询机构麦肯锡在去年发布报告称,AI 的发展将使当前工作的 60%-70% 实现自动化,同时,50% 的岗位将逐步被AI取代。

“事实上,已经没有一种势力可以抵抗技术,技术已经成为人类的既定命运。”浙江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孙周兴说。率先将被 AI 取代的,一是重复性的劳动岗位,比如工厂流水线上的作业,二是以权衡、计算为重的行业,比如会计、评估师、程序员等。

作为普通人,作为技术的接受者和使用者,是否只能做个“吃瓜群众”?

孙周兴教授认为,我们不应该对此无所作为——技术已经进入到社会生活的诸多环节之中,这意味着每个人都有责任,对技术时代和技术现象发声,都应该作为公民参与到关于技术及其后果的讨论之中。

在讨论的姿态上,“一是开放,包括容忍各种自相矛盾和冲突,因为这本来就已经是一个破裂、冲突的世界;二是放松,就是 let be,不要把心思绷得太紧,不要要得太多。”

今年,许多人自我确诊为“淡人”,情绪淡淡的,社交淡淡的,工作淡淡的,主打一个“随缘”。

在聊这个话题之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孙向晨教授先给这种“淡”做了界定:作为在当代社会突然流行起来的用语,“淡”是大家对抗僵化的、固化的结构的一种姿态。

如果它指向对内卷的拒绝,是种值得肯定的人生态度;如果是对陈腐的社会规范的冷漠态度,也非常合理;但如果它体现的是麻木和逃避,是整个人生意义的缺失,那社会将变得缺乏活力和创造性,甚至麻木不仁。

“佛系”、“躺平”、“摆烂”、“淡淡”,这些流行词之间有微妙的差异,却都是对现代绩效社会某种意义的拒绝;看起来是“淡淡”反义词的“发疯”,本质上也反映了同一件事:面对周遭这堵固化的墙,人很想释放自己的能量,却没有能力去冲破它。

在孙教授看来,合理的生活是“浓淡相宜”的。正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既讲“阴阳”的保留空间,也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积极有为,两种状态平衡互补,生活才能有起伏、有节奏、有缓急。

如果你正在面临的是意义感缺失导致的消极的“淡”,那么“充实自己”会是有效的方法——找到自己最有热情的目标,且不做功利性的考量,“自我”可以创造出一个世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爱情,这个千百年来被不断歌颂的母题,成了“性价比不高”的选择。“恋爱脑”被划归为新型绝症,“爱自己”则作为爱情的对立面,成了清醒的代名词。

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刘擎,将年轻人面对爱情谨小慎微的态度总结为“精算型人格和成长型人格之间的矛盾”

这是时代的一个缩影——当所有社会地位、经济地位、成就,都是可以量化的指标,我们便进入一种“精算师模式”,小心翼翼绝不能失控,但这恰恰与爱情的本质相反。

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性价比,用工具理性、供需关系来主导对爱情的理解,便迷失了爱情中最珍贵的东西——将心比心,把人当人看。而爱情,其实最有可能成为这个完全市场化的、商品化的、物化的世界中,我们最后的避难所。

“爱自己”与爱情并不冲突,甚至爱情恰恰是更好的爱自己的方式。“由于我们爱人,我们获得了新的对自己愿望的理解和发掘,获得更开阔、更丰沛的生命。”

爱,是我们每个普通人可以拥有的非凡的礼物;对于爱情,每个人亦可以有自己的答案。

何为“更好”?

或许答案就藏在《更好,从提问开始》系列内容的标题里。王德峰教授说,“提问就是批判性思维的第一步,从提问开始,我们才能探讨一种更好的未来。

张双利教授觉得,反思极端重要,而在反思的基础之上,更重要的是要有勇气去走出自己的节奏

孙周兴教授的答案,是尼采式的“积极的虚无主义”:无论这个世界原本如何,我们必须相信它是美好的。

孙向晨教授认为,每个人都做好自己,就是“更好”。“做好自己,在于把自己的热情、天赋,都充分地释放出来,需要思考自己的能量、思考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在这样的前提下,努力地去探索和创造。”

而在爱情的命题上,刘擎教授说,“更好”便是“永远向爱情开放自己的心理,或者说,永远不要放弃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更好,绝不是内卷的结果,也不仅仅存在于他人的眼光中。特仑苏在当下持续探索「更好」的丰富内涵,不只是持续提升牛奶品质,还在精神层面带来持续滋养,希望为当下的每一个人,重拾对「更好」可能性的信心。

这 5 个问题、5 场对谈,围绕当代年轻人最关心的困境,涉及到技术的席卷、人际关系的演变、工作与生活的界限等等,哲学再一次冲破大众对其冷门、遥远的印象,以拨开迷雾的力量,为生活带来切实的指导。

特仑苏想借助 5 期内容传递:新的时代总会面临新的议题,旧的困惑也可能卷土重来,但保持思考、保持节奏,我们依旧可以重新建立与自己、与周遭的对话,寻得「更好」的可能性,在每个人的创造与接力中,共同实践出我们的「更好」。

听完“躺与卷”的分析,读者@Aout 留言说,自己久违地感受到一种振奋,突然意识 27 岁的自己还年轻,仍旧拥有“改变”的机会,千万不要丧失掉勇气,把主动权完全交出去。

读者@米米 说她通过这几期节目,收获了比答案本身更重要的视角: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也不必给自己下定义,就像我们无需选择做“浓人”还是“淡人”,浓淡随心便很好。

受到教授们的解答启发后,新的问题也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只想“搞钱”有错吗?在这个时代,努力还有用吗?作为“没有故乡的人”,该何去何从……

正如@小吖 说的,“每到一个阶段,都会有新的困惑,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怎么做?人生真是一场修行,不断自我修正,解题答惑。”我们相信,问题再多,都不麻烦,真正麻烦的是不再有问题。

《更好,从提问开始》第一季告一段落,但探索的旅程才刚刚开始。保持提问、保持思考,「更好」才刚刚开始。

广告

点个在看,以「更好」告别五月👇


推荐文章
超级数学建模  ·  水面的声音会是什么样的?快来试试看!  ·  2 月前  
求是网  ·  把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精心守护好  ·  3 月前  
动脉新医药  ·  朱祯平博士加入华深智药,任总裁及联席CEO  ·  1 年前  
澎湃新闻  ·  “卢书记”上热搜,三大央媒狠批  ·  3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