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个印度人,救了微软两次

芯师爷  ·  · 5 月前

为什么总是微软赢?

作者 | 董温淑
编辑 | 董雨晴

运营 刘   珊

强大如联想、微软等巨头,有时候生死也在一瞬间。
掌舵者的一个决策变化,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影响这个走向。对于微软而言,这个最重要的角色,就是现任CEO 萨提亚·纳德拉(Staya Nadella)。
从2017年到2022年,连续6年间,纳德拉都被《财富》杂志评为“最被低估的CEO”。而他的两位“前任”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在媒体那里得到的名头要响亮更多:前者是微软帝国的创办者、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长期在各种榜单中蝉联榜首;而后者则是统治微软14年,崇尚高压经营的铁腕人物。
相比之下,无论是纳德拉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要有同理心”,还是他的瘦削身材和略带印度口音的口语,都让其显得更加缺乏领导者色彩。
但正是这个瘦削的印度人,让微软重回了巅峰。
Satya Nadella)图源:CNN
当以联想、戴尔为代表的全球PC巨头都在面临时代难题的时刻,微软总能化险为夷,甚至是主动出击。
纳德拉两次挽救微软于水火之中,先是通过成功转型云计算业务,成为了仅次于苹果的全球第二大市值上市企业。在AI时代,他的远见再次得到验证。
凭借2019年投资OpenAI的“神之一手”,微软牢牢把握住了ChatGPT的商业化先机,稳立在2023年这轮产业升级的潮头。
而在2023年年底,OpenAI高层的内斗事件成为了AIGC时代以来,全球AI界最大范围的一场闹剧,这一事件也在纳德拉的参与和斡旋下有惊无险地解决。
同样在2023年,纳德拉终于摘掉了“最被低估的CEO”的“帽子”。无论是一年增长近60%的股价,还是OpenAI和ChatGPT的爆红,都再次说明了纳德拉时代微软焕发的新价值。
在这些年微软具体做对了什么,才能稳稳乘上两大重要风口,摆脱被时代抛下的魔咒?

力挽狂澜的掌舵者

2014年,纳德拉接下了微软的CEO职位。而这一年,已经是微软成立的第39年。
纳德拉在其所著的《刷新》一书中提到,人事冗余、官僚主义、组织结构僵化等“大企业病”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书中提到了一名漫画家曾将微软的组织系统描绘成敌对的帮派结构,大家相互用枪指着对方。他写道:这幅漫画反映的问题确确实实困扰着我。但更让我感到苦恼的是,我们自己人却接受了这种现实。
微软组织架构漫画,图源/漫画家Manu)
僵化的架构,并不是微软面前的唯一问题。从盖茨到鲍尔默,微软的两任CEO都延续着严厉铁腕的领导风格,也都因为脾气暴躁而名声在外。
纳德拉曾对《快公司》杂志这样描述其对前任CEO的看法,他讲道:“比尔不是那种走进你的办公室夸奖你的领导者,反倒会和员工谈今天做错的 20 件事。”而鲍尔默的策略也是类似的。
高压的领导风格之下,员工的自主创新空间被压榨得几乎消失殆尽。前两任CEO固执的“PC本位思想”更让微软错失了不少机遇。
举例而言,2010年,鲍尔默主导下的微软,放弃了已处于开发后期的Courier平板电脑业务,也变相地将整个平板电脑市场拱手于人。此外他始终对苹果、谷歌等移动互联网公司持负面态度,也公开反对开源社区和软件Linux。
而微软的长期合作伙伴、英特尔的创始人Moore曾经在书中写道,当战略转折点来临时,公司总裁等高层领导“总是最晚得知”。这一点在微软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鲍尔默掌舵后期,微软的股价已开始下滑。数据显示,2013年底至2014年初,微软的市值跌到了3000亿美元以下,不到其辉煌时期的一半。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4年,纳德拉上任。
在成为整个集团的CEO之前,纳德拉曾先后在Bing(旧名为“Windows Live Search”)、云业务等部门工作。
成为CEO之后,他很快将企业文化和商业战略提升到同等重要的层面,并开始着手改良公司的企业文化,包括采用全新的绩效制度、不再对员工进行价值排序、敦促公司领导层接受新的技术挑战……据媒体报道,纳德拉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号召整个公司学习《非暴力沟通》中的思想,以摆脱旧有的内斗格局。
在商业层面,纳德拉一边积极拥抱移动生态和开源社区,为苹果、iOS等不同系统的设备开发适配的Office软件;另一边则开始提升云的重要性。
2015年,纳德拉承诺到2018年底,公司云计算业务年化营收将达到200亿美元。最终,这一目标在2017年提前实现。同样在这一年,微软将公司整体战略从“移动为先、云为先”转变为“智能云和智能边缘计算”。
同期,微软的市值也重回高峰,在2017年内突破了6000亿美元。

一个重要的转折

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纳德拉却拯救了微软两次。凭借云计算重回巅峰后,纳德拉并未止步不前,而是开始寻找新的趋势。
在《刷新》中,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心路历程:预测科技趋势可能是冒险之举。有人说,我们往往高估在短期内可以实现的目标,却会低估在长期内能够取得的成就。但我们正投资三种关键技术。它们分别是: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其中,AI首先成为了让微软再次刷新自己历史纪录的一项关键技术。尽管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早在90年代,微软就已开始研发语音识别等AI技术。1991年成立的微软研究院甚至涵盖了自然语言、语音和计算机视觉这三大热门AI方向。但由于Windows等产品代表的PC业务处于霸主地位,AI研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未能得到足够的重视。
即使是观念的扭转,都花费了不少时间。
比如在2009年,当时在微软一间研究实验室工作的研究员邓力(日后成为语音识别专家、加拿大工程院院士),打报告试图申请购置一块英伟达GPU芯片及配套的服务器用于AI训练时,他的上司却认为这是一笔不必要的开支,“不要浪费钱”。
因为觉得AI不必要且过于昂贵,微软还曾经与一笔划算的AI投资失之交臂。
2013年12月,百度、谷歌和微软,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被聚集到了一起。
这三家公司的高管们,在不清楚彼此身份的情况下,远程参与着对一家公司的竞购——或者说,这更像是一场价高者得的拍卖。三位巨擘分别守在北京、加州、华盛顿的电脑旁,并将报价用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被收购方——也很像一场本应该发生在苏富比的电话竞投。
被收购方是一家刚刚成立、仅有3个人的小公司,但是其中一位创始人是图灵奖得主、教育出杨立坤等AI学者的“一代宗师”Geoffrey Hinton。就在2013年早些时候,辛顿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实现了神经网络的性能跃升,让后者能够识别出花、叶子等常见物体图片。
因此可以说三家大厂在竞拍的,其实是Geoffrey在AI研究方面的远瞻和实力。
考虑到三方参与者各自都是资金雄厚,原本这应该是一场颇有悬念的拍卖。然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
在报价达到2000万美元时,微软就选择了主动退出,将接下来的抬价游戏变成了百度和谷歌的主场。百度是最先出价、志在必得的那个。据报道,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亲自指导推进这场收购。
但是,在报价达到4400万美元时,尽管百度有意持续加码,Geoffrey却选择了主动叫停。他糟糕的身体状况无法接受跨国航行,因此一家美国公司是最好的选择,谷歌由此胜出。
这如同一个隐喻:凭借廷揽Geoffrey等顶尖人才,谷歌增强了自己的AI研发中心“谷歌大脑”的实力,此后还不断加大投资,甚至做起了AI芯片,在2016年推出AlphaGo,成为公认的最强AI大厂。
百度也从未放弃在AI研发领域加大投入,同样多点布局、不甘落后。
而认为2000万美元“太贵了”的微软,长期在被视为未来的AI领域不得其门而入。
2014年,微软发布了智能聊天机器人“微软小冰”、智能助理“小娜(Cortana)”。但不少尝试都未能获得市场的积极回响。最终小冰于2020年分拆为独立公司;2021年,适用于iOS、Android和Harman Kardon Invoke扬声器的小娜也停止服务。
坦白而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都不被视为一家AI企业。
这种状况被打破的标志性事件,正是其在2019年投资了OpenAI。而有趣的是,OpenAI的创始人之一Ilya Sutskever,正是曾经杰夫·辛顿三人团队其中的一个学生。
而微软对OpenAI高达130亿美元的投资金额,与其说它是在为自己曾经的错失付出代价,毋宁说在多年曲折探索后终于找对了一条自己的AI发展之道。

微软的AI野心不仅OpenAI

在新时代的牌桌上,OpenAI已经成为了微软的一张王牌,但并不是它唯一的底牌。
2023年11月15日,微软在其主场的Ignite大会上,一口气公布了100多项以AI为中心的新产品及新功能。
其中可以看到,除了将GPT整合到几乎全线产品中,并承诺“所有OpenAI的创新,都将成为Azure AI的一部分提供给大家”之外,微软也展现了自己几年以来在AI领域中修炼的“内功”。
比如微软终于推出了自己的自研芯片:AI芯片Maia 100,以及基于Arm架构的CPU芯片Cobalt 100,这两款定制芯片将为其Azure数据中心提供算力。
在大会上,微软CEO纳德拉和英伟达CEO黄仁勋还共同宣布,两家公司除了硬件合作外,在软件上也将强强联合,将英伟达的AI工厂服务正式引入微软云服务Azure。
纳德拉还重点介绍了在2023年5月微软首次推出的数据平台“Microsoft Fabric”,并表示自发布以来,Fabric已经进行了100多项功能更新,并与合作伙伴一起扩展了生态系统,目前已经有包括Milliman(咨询公司)、蔡司、伦敦证券交易所和安永在内的超过25000家客户使用。
在不知不觉之间,微软的业务布局已经遍及AI的三大要素,算力、算法、数据端全面发力。
此外,微软在AI方面的投资也日益广泛。
2023年12月2日,微软宣布将投资英国的AI基础设施。未来三年,微软将斥资25亿英镑(32亿美元)扩展其下一代AI数据中心基础设施,预计到2026年为英国带来2万多个最先进的GPU。
其次,微软还将投资广泛的AI人才和教育项目,以及强大的AI安全和保障措施。整体来看,微软将通过此次投资扩大其在伦敦和卡迪夫的数据中心,并有可能扩展到英格兰北部。
纳德拉曾经在媒体专访中表示,其经历过四次重大转变:首先是个人电脑和Windows占据主导地位,然后是网络、移动以及云计算的高速发展,目前正在经历的第五次重大转变,则是人工智能。
事实上,纳德拉说的是,如果不能适应新的技术转变,那么可能会失去一切。

参考资料:

《深度学习革命》,Cade Metz

《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Satya Nadella


- END -


内容仅供交流学习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如有任何疑问,敬请与我们联系info@gsi24.com。


 往期精彩回顾 

美国出口管制趋严:从芯片、光刻机到AI

美国半导体产业往事(SEMATECH)

代购价超7万,苹果新品被低估了吗?

四大芯片巨头,开启新一轮竞争

芯片大厂最新业绩曝光!透露这些信号

关于产品供应,村田最新回应!





推荐文章
洪灝的宏观策略  ·  洪灝:市场站在十字路口  ·  3 天前  
何夕  ·  如果。那么,这也算M。 ...  ·  3 天前  
二姐财局  ·  持续创新高!!!  ·  5 天前  
Jerry煤  ·  哭泣的女孩  ·  2 年前  
茶话股经  ·  阿里被罚182亿,反垄断的序幕已经拉开  ·  3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