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书丨上海图书馆藏明拓孤本《马怀素墓志铭》影印出版

古典文献学微刊  · 传统文化  · 1 月前


马怀素墓志铭
陈麦青 编
装     帧 /  锦面函套经折装
规     格 /  22cm×10cm 12开
出     版 /  浙江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308-24812-9

定价:980.00元
预售价:784.00元(8折)(预计发货日期7月20日)

上海图书馆藏唐《马怀素墓志铭》,全称“故银青光禄大夫秘书监兼昭文馆学士侍读上柱国常山县开国公赠润州刺史马公墓志铭并序”。不仅是原石早佚、现知仅存的明拓孤本且隶书小字,秀劲清雅;点画精美,饶有韵味。虽未署书者之名,但仍堪称唐代墓志中别具一格的稀见精品

马怀素(六五九—七一八)字贞规,又字惟白,润州(今江苏镇江)丹徒人,寓居江都。早年曾师事以注《文选》著名的学者李善(六三〇—六八九),苦读力学,博览经史。既得前辈赏识并获功名之后,又“以文学优赡,对策乙科”,乃出仕为郿县(今陕西眉县)尉。后历任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考功员外郎,修文馆直学士、中书舍人等。唐玄宗开元初年,加银青光禄大夫,为户部侍郎,进封常山县公。三迁秘书监,兼昭文馆学士。开元六年(七一八)卒,诏赠润州刺史,谥曰“文”,故后世又有以马文公称之者。而其一生宦迹政事中尤可一说者,即其在秘书监任上时,建言校理朝廷藏书,编修国家图书目录。获准受命之后,即从各处召集如国子博士尹知章、四门助教王直、右率府胄曹参军毋煚等一批学有专长之士,组成专门班子。虽未及有成而马氏已先去世,但在后继者元行冲、褚无量等组织协调之下,经分工努力,于开元九年(七二一)编成《开元群书四部录》二百卷序例一卷,与后来毋煚领衔所编《古今书录》,被推为唐代最著名的两部官修图书目录,对后世目录之学,皆具影响。而马怀素的首倡筹划之功,亦载入史册。





清初叶奕苞(一六二九—一六八六)《金石录补》卷十二中,曾著录此志,题作“唐赠润州刺史马公墓志铭”。虽因全书体例而不录全文,然其记该志“后云维大唐开元六年岁次戊午十月辛酉朔十三日癸酉,葬于洛阳县古城北五里双乐村之原”,却不见于后来嘉庆年间刊行的孙星衍《续古文苑》、官修《全唐文》,以及道光年间黄本骥《古志石华》等各书所录该志文本之中。今上海图书馆藏拓本最后,正有叶氏所记文字,裱为四行;且“洛阳县”下尚多二字,虽有泐坏,但仍隐约可辨,似当为“周公”。则叶氏当年所记,应皆本诸原拓。再由“如此巨碑,八分书不在韩、蔡之下,而缺书撰姓名,盖家羽遐所藏拓本系俗工装背,语句多讹,重加是正,前幅必为翦裁所失”诸语,又知其所依据者,为叶羽遐旧藏拓本。羽遐名仑,亦明末清初人。清吴定璋所辑《七十二峰足征集》卷三十七中,记其人其事曰:“仑字羽遐,专志于学,敦笃友谊。壮岁游京师,与西宁侯宋裕本、恭顺侯吴国华、给事中临川傅右君、推官井研雷两津、闽中刘同人、太原张九丰为最善……性嗜六书,与赵灵均交。灵均父凡夫先生变玉筯为草篆,著《说文长笺》,灵均世其学,而羽遐能得其笔法。其八分书初规模宋比玉,而以文衡山为宗;后游虞山,见冯定远,定远通明六书之学,相与讲贯源流派别,乃尽弃其所学。于是篆法一遵李斯玉筯,而八分以《尹宙》、《曹全》为归。晚年八分书瘦劲古秀,迥非文、宋所可几。有《佛母准提颂》、《鸳鸯冢碑》、《南叶螺峰阡石土地碑阴》,大得《曹》、《尹》笔致。北平有于奕正字司直者,好金石文字刻,闻羽遐名,因编《天下金石志》寄之。羽遐虽处贫,然见汉唐拓名碑,必典衣减食以相易。”今上海图书馆藏本中,未见任何叶氏旧藏之迹,则似可推知,明末清初间此志原拓存世,恐不止一本。至前揭孙氏《续古文苑》,以及很可能源自孙书的《全唐文》,乃至更后的黄氏《古志石华》等诸家录文,为何皆未录该志最后“维大唐开元六年……”等三十八字,虽不得而知,然细校上海图书馆藏本,更知原拓能校正诸家录文之处,还不尽于此。如各家录文中“祖果愿愿学礼经”一句,拓本作“祖果愿,颛学礼经”,证以志文铭辞中“从事颛礼”之语,知当从原拓;又“上以河南蝗旱,令公驰驿赈给”一句,拓本“上”字前并有“主”字,亦可参考。而今人周绍良、赵超两位先生纂辑《唐代墓志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时,恐亦未见原拓,因从《古志石华》传录。然《古志石华》中此志录文与原拓之间,似较孙氏《续古文苑》所录,更多出入,如志文“以忠鲠举,除左鹰扬卫兵曹参军”一句中,《古志石华》本夺“除”字;铭辞中“宠极韩赐”,《古志石华》本作“宠锡韩赐”,而《续古文苑》及《全唐文》所录,则皆与拓本一致。

《马怀素墓志铭》费念慈题签

今存上海图书馆的《马怀素墓志铭》拓本册,高二十厘米,宽一十厘米。共四十开,其中墓志拓本十七开。每半开四行,满行十一字。封面题签为:“唐马文公墓志铭,海内孤本。乙巳四月西蠡”,系晚清费念慈光绪三十一年(一九〇五)手书。内叶有徐㮊署签,曰“唐秘书监马怀素墓志铭,道光十三年夏问蘧题于百华庵。”另存“唐秘书监马公墓志铭并序”隶书旧签,署名处纸有破损,已不辨书者。惟此签底端之外正对签条的叶面上,恰有“云美曾玩”朱文小印,故不知是否即如道光间吴志恭跋语中所称“签跋题识,云美手笔也。”而云美即明末清初旧藏此本、且擅隶书的吴门顾苓之字。册中前后,并钤有顾苓(云美)、吴志恭(静轩)、徐㮊、陈德大(子有)、汤炳(星若)、徐熙(翰卿)、刘履芬诸家鉴藏、观赏印记。综观全册,拓工精好,纸墨匀和;再读诸跋,既有藏家自题,亦有为他人作者,且多名家,精彩纷呈。如册后所存最早之题跋,为顾苓先后于崇祯庚辰(十三年,一六四〇)三月及甲申(一六四四)长夏(已是清顺治元年)所作。前者中特别指出:

汉碑著姓名者绝少,唐碑绝少不著者。韩、柳集志铭中,率先见自己姓名。此碑志中,亦不出撰人名氏。欧阳永叔与尹林简,曰墓铭刻石时,首尾更不要留官衔题目及撰书人、刻字人姓名,只依次写。晋以前碑皆不着撰人姓名,此古人有深意,是碑其遗制与?至其字画精细,尤汉唐碑中绝少者,殊可珍也

顾苓字云美,号塔影园客等,吴门(今江苏苏州)人。工诗文,擅篆隶,有《隶书千字文》传世,故其所题,自具识见。又精篆刻,清初周亮工(一六一二—一六七二)《印人传》中,有专篇记述,并及其精于汉隶诸事,曰:“最留心汉隶,凡汉碑皆能默数某阙某字,某少前碑,某失碑阴;某赝,某为重摹。其碑阴姓字,皆能暗记。予姻谷口郑簠以此名世,家多碑版。云美僦一小菴,近谷口家,翻阅数日夕不倦,其笃志如此。”

《马怀素墓志铭》徐㮊题签

《马怀素墓志铭》隶书旧签

嘉(庆)、道(光)年间,此册先为吴县吴志恭(静轩)所藏,有其道光癸巳(十三年,一八三三)题跋及迻录《旧唐书》马怀素传,虽皆他人所书,然读跋中述此本难得诸语之同时,又能窥吴氏当年金石之交:“唐秘书监马公墓志铭,虎丘塔影园顾氏藏本。签跋题识,云美手笔也。前哲欧、赵诸公《金石录》及国朝王氏《金石萃编》,俱未载。吾郡叶、钮之家藏古碑不下三千种,可称富备,此本独遗。予金石交若嘉兴张叔未廷济、钱唐赵晋斋魏、徐问渠㮊、乌程陈抱之经、吴江杨龙石澥,皆专门名家,亦从未一寓目。晋斋求之十年不得,今归道山,而此碑始出,惜不及见耳。”而传世吴氏诗集《苹香榭吟草》内,更有其专述平生诸友的《江舫怀人诗三十首》,除跋语中提及的张叔未廷济、徐问渠㮊、陈抱之经、杨龙石澥之外,还有吴江郭频伽(麐)、海盐黄椒升(锡蕃)、钱唐赵次闲(之琛)、乌程周郑堂(中孚)、海宁许珊林(莲)、归安费晓楼(丹旭)、吴县黄素川(濬)等文苑艺林名家。至集前仁和姚光晋道光甲午(十四年,一八三四)之序中,称“吴子静轩,吴中世家子也。才甚高,年甚少,所谓雍容揄扬者。”倘与徐康《前尘梦影录》卷上所记有关吴氏仙壶一事并阅,或更能稍尽其详:

仙壶系长柄葫芦,屈曲盘结,人功所造,同于天生成者。道光初年,吴静轩以三十金得之,装潢高供,遂自号仙壶。静轩家素封,酷嗜金石。所交老辈,有赵晋斋、杨龙石、徐问渠、江秬香诸君。其弟介人,喜歌曲。曾于虎阜下塘斟酌桥边,筑长廊水榭。每春秋佳日,游船灯舫,皆汇集于其傍。乞赵次闲颜其室曰苹香水榭,昆季各乐其乐。不十余年,家遂中落。介人所居,只三、四椽水屋,无他痕迹;静轩则所购金石彝器、法书名画,尚罗列可玩。性情旷达,绝不以贫富芥怀。自遭大劫,收藏星散,仙壶亦莫可踪迹。




《马怀素墓志铭》吴志恭题跋及吴荣光题记



另徐㮊一跋虽未记年月,但以册前内叶徐氏署签在道光十三年(一八三三)推测,则很可能亦同时为吴氏所题。徐氏字仲繇,号问蘧,一作问渠,钱塘(今属浙江杭州)诸生。为活动于嘉、道年间的词人文士,有《问蘧庐诗词》、《漱玉词笺》。又曾重新校刻《绝妙好词笺》,并与余集一起,同辑《续钞》二卷。嗜书画金石,尤精篆刻,与赵次闲(之琛)等同属浙西名家。故前述吴氏《江舫怀人诗三十首》中,“钱唐徐问渠(㮊)”一诗曰:“词坛推巨手,篆法更超凡。与我有同嗜,山封金石缄。”堪称写实。至其题跋中指陈孙氏《续古文苑》所录马怀素墓志之文缺最后三十八字,以及“‘颛学礼经’句乃误‘颛’为‘愿’,‘主上’句失‘主’字”等,当皆据吴氏所藏拓本校勘而得者。
册中为吴氏题跋者,尚有金石学名家瞿中溶(木夫,一七六九—一八四二)。瞿氏为乾嘉学派代表人物钱大昕(一七二八-一八〇四)女夫,故其金石之学,亦以考订史事、辨正文字为指归。所跋吴氏藏《马怀素墓志》,举凡有关马氏先世郡望、家族成员、生平仕履、政绩行事,乃至及冠立字、身后哀荣、墓葬所在等,皆本诸原拓志文,证以相关文献,正史传之误,补载记之缺。并就其隶书点画偏旁之讹,以及孙氏《续古文苑》录文遗漏、刊刻错字等,一一指正,遂成洋洋洒洒、写满八开多长篇。于是,有毛端海(顺甫)者,即在其题跋中颇不以为然:“若瞿木夫之累牍夸多,只觉增闹不休,无用为跋云。”其实,这也许正是当时金石学中所谓考据、鉴赏两派各有侧重的不同看法。今册中所存毛氏题跋,亦有五则,虽不乏考史,然却间带掌故品评,如记:“余前年得《句容令岑府君德政碑》宋拓本,为项墨林所藏,世未见有第二本。其书绝类欧阳氏《邕禅师塔铭》,故世多宝贵。此碑亦从未经见,特以隶书,故尤鲜识者。然马文公之忠谠学业,更高出岑君数倍矣。”又谓:“杭郡友徐问蘧深于金石之学,题识绝佳。与吴江杨龙石最称莫逆,然龙石不及也。”似皆可备闻且颇有意味者。而有关毛氏其人其事,笔者浅陋,未见载述,仅于历年市场拍品中,稍得相关点滴,如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二〇一七年春季拍卖会拍品中的明史可法行书《仙鹤篇》卷,后有毛氏题诗,署“吴郡后学毛端海顺甫敬题”;又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二〇一〇年春季拍卖会上,有《明本等元五大僧题佛心禅师示妙心上人法语》卷,其后诸家题跋中有题记曰:“吴郡张仁镐忍斋、陆绍景砚北同观于毛端海顺甫氏池上草堂。”因知毛氏亦吴郡人士,居有池上草堂。而其题《马怀素墓志铭》册诸跋中,有署“西河后学毛端海”者,应是标举毛氏郡望。至其诸跋究竟为谁而作,抑或即题其自藏,因无言及之语,亦不见相关收藏钤记等,故暂莫能明。




《马怀素墓志铭 》顾苓题跋及毛端海题跋
吴志恭、徐㮊、瞿中溶及毛端海诸家题跋之后,有吴荣光(一七七三-一八四三)道光庚子(二十年,一八四〇)六月望日题记,谓“此文王氏《萃编》不载,从叔均借钞,补入《筠清馆金石文字》唐碑内,以资考证。”吴氏字荣伯,号荷屋,广东南海人。嘉庆四年(一七九九)进士,官至湖南巡抚。富收藏,精鉴赏。其于金石文字,自少至老,好之不倦。然其题记中言及所着《筠清馆金石文字》,一般通行于世的五卷之本,仅录吉金,未收石刻;而二〇二〇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影印的“金石学文献丛刊”中,有吴氏宜铭金室钞本《筠清馆石文辑存》,亦未见收录。叔均则当为翁大年(一八一一—一八九〇),江苏吴江人。翁广平(一七六〇—一八四二)之子,亦金石印学名家。其所撰《旧馆坛碑考》后,刊有吴荣光道光庚子三月十日题跋,而李根源《虎阜金石经眼录》中,记吴氏题名一则,曰:“道光庚子六月,南海吴荣光解组归里,道出虎丘,邀同乌程王䱷二樵、钱塘徐㮊问渠、吴江翁大年叔均游,长子尚忠侍。”又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二〇一四年秋季拍卖会上的清人《盗诗图》册中,有吴氏题诗,款曰:“叔均索题子梅先生《盗诗图》,时道光庚子七月二十日,八十六叟吴荣光并书。”因知吴氏当年去官还乡,曾经吴门,并与翁叔均(大年)等多有往还。借钞此马氏墓志,应即其中一事。至当时此本究竟是已转归翁氏,还是仅经其手由吴氏借钞,亦不得而知也。
至道光丁未(二十七年,一八四七)八月间,曾为阮元校勘过金石文字的黄安涛、富藏历代书画的齐彦槐之子齐学裘,以及编有《枫树山房汇刻帖目》(一名《集帖目》)的惠兆壬又先后为此册新主人一亭毛先生题跋皆赞其珍稀,志庆眼福。之后辛亥(咸丰元年,一八五一)春,山阴童夔亦获见于吴门一亭毛先生处,并有题记,例加称赏。一亭名庆臻,据《同治苏州府志》卷六十五所载,其为嘉庆二十三年(一八一八)戊寅恩科举人,字润甫,则一亭或为其号。而齐学裘《见闻随笔》卷八,有“毛孝廉家难”一篇,除记其见闻毛氏父子家庭矛盾种种之外,还略及毛氏鉴藏好古,谓:“苏城西船场巷毛一亭孝廉工诗,著有《一亭诗存》数卷。精鉴赏,收藏甚富。家饶于财……一亭年近古稀,好买骨董。日暮独行市上,提壶沽酒,咏归而饮,人呼为毛痴子。”而毛氏又有《一亭考古杂记》传世,其中多记书画碑帖之品鉴及相关见闻,颇可一读。齐氏又记:“时余寓三太尉桥马宅,黄丈谷原住西麒麟巷,相去百步。时时相遇,慰余寂寥。适来徐君随轩,申江人,精鉴赏。邀同谷原访一亭,观其新购书画古帖,以消清兴。”今册中恰存未署时间地点的徐渭仁(随轩)观款一则,或即是其当年于毛氏处获睹该本时所题。而于齐学裘题跋左下角空白处钤朱文小方印“叔美心赏”者,应即齐氏文中提及的一亭“有弟号叔美,贡生,亦名士也。”



册中最后两位题跋者陈德大(一八一九—一八七一)和徐康(一八一四—约一八八八),皆为历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的鉴赏名家,而前者尤以富藏金石碑版著称。褚德彝《金石学录续补》卷上有其小传,曰:“陈德大字子有,浙江海宁州人,诸生。藏古彝器数十种。后得曾伯鼎,名所居曰曾鼎山房。积汉以来碑拓数千卷,筑文海英澜阁藏之,其中多宋元孤拓本。”今观其跋文,先记:“予以甲寅四月得宋仲温手书小字《书谱》,喜忘寝食者累日……越二日,忽得此马文公墓志铭,乃塔影园旧藏,世传无第二本者。孙氏渊如《续古文苑》、叶氏纫之《石墨拾残》均据此录入。”再就瞿中溶跋中所考人物稍有补述,并谓:“碑文笔详丽,八分与韩、蔡抗行。楮墨是明季拓手,岂即云美时出土,石小易坏,遂绝流传耶?”末署“桐谿嬾人陈德大跋于文海英澜阁。”则其当年觅藏、考订、赏鉴之乐此不疲,似可想见。而世所存其他善本碑帖中,亦颇有陈氏旧藏并题跋者,如现藏上海博物馆的金代名家王庭筠《重修蜀先主庙碑》传世孤本,即为其中之一。该本后陈氏跋语中不仅多有考订,且由其所署“咸丰甲寅四月维夏,嬾民大跋于文海英澜阁”,还知与其获藏并题跋《马怀素墓志铭》册,正在同年同月,即咸丰四年(一八五四)四月。又仲威先生《善本碑帖过眼录(续编)》(文物出版社二〇一七年一月)中著录的上海图书馆藏《集王圣教序》(叶汝兰藏本)册,亦曾经陈氏题跋再三。除就该碑断裂年代、集字问题等作长篇考说之外,并记:“是本旧藏吴中叶纫之家。叶名汝兰,嗜石墨,富藏庋。册中隶签,即其所书。余以丙午五月购自其子香圃。”似又能与其跋《马怀素墓志铭》册时提及叶氏有《石墨拾残》云云,关联并读。

《马怀素墓志铭》惠兆壬、童夔题跋及陈德大题跋


《马怀素墓志铭》陈德大题跋及徐康题跋
至于徐康,则或许因其那本杂记所见金石书画、图籍文玩诸事的《前尘梦影录》,而更为有关收藏、鉴赏研究领域所熟知。徐氏字子晋,号寙叟,吴门长洲人。据《前尘梦影录》前江标、杨岘及李芝绶诸家序言所述,知其博雅好古,世擅医道,并工篆隶。尤精鉴赏,金石书画,一经入目,真赝立辨。其跋此《马怀素墓志铭》册,在同治五年(一八六六,丙寅)冬十月,系为“容斋兄丈”所题。容斋即陈德大,据《海宁渤海陈氏宗谱》卷十五所载,其字含元,号容斋;而江澄波先生《古刻名钞经眼录》(江苏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中著录“清陈德大手写本《文海英澜阁金石》”二卷黑格钞本时,除记行款及书衣所题“《文海英澜阁金石》初编,道光庚戌年辑”、“《文海英澜阁金石》二编,咸丰纪元岁次辛亥”之外,并记书中钤有“德大”、“容斋”、“陈子有”诸印,似亦能旁证。另徐氏跋中所忆“向于仙壶斋中一见,其跋并《唐书》乃石香师所书,真得晋唐虚和灵秀之旨。今年六十余尚建在,巍然灵光。”当指前述吴志恭静轩题跋及迻录《旧唐书》马怀素传等。而前引《前尘梦影录》所记吴氏仙壶条中,徐氏并及:“同治初元,余旅居申江,梁溪邹禹屏携一壶卢来品评。余一见即知为吴氏旧藏原物,因底及座皆有静轩铭心珍赏小印,王石香师铁笔也。”又知书吴氏跋文及马怀素传之“石香师”,应为王姓,工书之外,且能篆刻。近世叶为铭所撰《再续印人传》卷二中,有苏州王云,号石香(后其《广印人传》卷八中又作“石芗”),而徐康同治五年(一八六六)所记石香年已六十余,不知是否同为一人。
陈德大之后,此册还曾经费念慈收藏。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〇年所刊《艺风堂友朋书札》中,收录费念慈致缪荃孙札一百四十四通,其第一百十六通内言及:“今岁所得旧拓孤本,于北朝有《王子晋碑》,唐有《王洪范碑》、《马怀素志》,暇当录文以寄。幸秘之,万勿告人也。”费氏字屺怀,号西蠡,江苏武进人,后寄居吴门。生于咸丰五年(一八五五),光绪十五年(一八八九)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工书能画,擅诗词,精鉴赏。所收金石碑版,率多名品。光绪三十一年(一九〇五)卒,年五十。其致缪荃孙札中所称“今岁”,虽不知为何年,然缪氏《艺风老人日记》(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四月影印)所收“丙申日记”(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中,记其该年十一月廿三日往访费念慈时,得见费氏所示善本碑帖数种,其中就有《华阳王先生碑》,即《王洪范碑》,因得推知费氏获《马怀素墓志铭》册,最迟亦当在此年年底。至其所题面签,署年已在乙巳(一九〇五)四月。
总而言之,此上海图书馆所藏唐《马怀素墓志铭》册,内容可校补后世诸家录文,题跋则多金石学者、鉴藏名家,既有考史正字,又记故实轶闻,皆具文献资料价值。且孤本仅存,流传有绪;隶书秀美,格调雅致;更兼小本盈握,样式独特,洵属可资研究、堪供赏玩的珍稀难得之本。



实拍书影




内页实拍图


附册实拍图


感谢王荣鑫先生提供书讯!

排版:

推荐文章
墨香中华  ·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  3 天前  
墨香中华  ·  一首《雨巷佳人》太美了!  ·  6 天前  
平安武汉  ·  【#金牌服务不止步 ...  ·  2 年前  
东方烟草报  ·  【微视频】我为群众办实事  ·  2 年前  
大鱼鉴水  ·  暗箱操作西洋景公开听证照妖镜  ·  3 年前  
新街派 生活报  ·  最高年薪24万,找工作22日来和兴路38号! ...  ·  5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