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属于中国的“黄石国家公园”,还要等多久

品橙旅游  · 旅游  · 1 月前

【品橙旅游】5月20日,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治多管理处资源环境执法局发布通告称,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区禁止开展旅游、探险、穿越等活动,一切组织或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进入。


一纸禁令将国家公园拉入公众视野。据了解,我国目前正式设立有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首批5家国家公园,后续还将稳妥有序推进设立黄河口、钱江源—百山祖、卡拉麦里、南岭等新的国家公园。而2022年底获批的《国家公园空间布局方案》进一步提出,在全国共遴选出49个国家公园候选区,总面积约110万平方公里,并将于2035年基本建成——届时将占超过我国九分之一的国土面积。


猿啼虎啸,山风海潮。问题回到旅游业:如此幅员辽阔,又如此物产丰饶的疆界里,究竟能不能开门迎客? 





保护与特许


武夷山国家公园内包括原武夷山风景名胜区等对外开放的游憩景区,前往采茶避暑的往来游客在摩崖石刻和石碑下歇脚驻足。如果仔细看,他们就能发现“生态旅游”这个看似时兴的概念,是如何在这片土地的悠久历史里源远流长、深入人心的。


资料显示,唐天宝七年(748年),唐玄宗派人到武夷山封名山大川,立碑“全山禁樵采”;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和乾隆七年(1742年)福建崇安县(现武夷山市)发布的禁渔令与禁伐布告,也镌刻在山崖上。


对于珍稀的自然资源,保护是主旋律。这一理念也体现在“国家公园”的界定标准和管理规定中。


2017年9月发布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指出,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印发的《国家公园管理暂行办法》将国家公园划为核心保护区和一般控制区。前者原则上禁止人为活动,三江源国家公园发出的严正通告,所针对的就是核心保护区内的违法违规行为。


而后者禁止开发性、生产性建设活动,但允许开展“不破坏生态功能的生态旅游和相关的必要公共设施建设”。上述武夷山国家公园内的多个景区,都位于一般控制区内,开放旅游行为也是有法可依的。


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 图片来源:摄影师李友崇


对游客而言,这些景区正成为社媒平台上出片的打卡点和周末自驾的好去处;而对于旅游服务供给方,生态旅游的开口也给予了社会组织、商业企业等经营主体入局的可能性,他们通过“特许经营”模式来运作——据《中国绿色时报》报道,国家公园特许经营项目可以视作是在园内开展的商业服务。《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中也明确提出,要研究制定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等配套法规。


也就是说,国家公园内,无论是餐饮、住宿、旅拍等服务,还是漂流、徒步、骑行等项目,都可能需要在特许经营的制度框架下进行。


国家林草局西南调查规划院高级工程师闫颜认为,对于国家公园而言,“保护”是主要目的,“经营”是直接或间接达到保护目标并进行有效资源管理的方式。




政府与商业


“(国家公园)通过市场机制提供游憩服务“造血”这条腿,哪怕再短再细,是条蚊子腿,然后靠转移支付给生态功能区“输血”是一条大象腿,但毕竟能有两条腿走路。”


王蕾博士是国家公园生态体验和自然教育专门机构云享自然的创始人兼CEO,她的公司运营有生态体验、生态研学等多个国家公园探访项目,包括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内“黄河溯源”“生态观兽”的线路等。据她所言,云享自然是国内首家研究和测试市场化商业运营,按照特许经营模式开展国家公园生态旅游,并赋能当地社区、陪伴项目成长的社会企业。


图片来源:云享自然


她认为,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制度是服务于自然保护的工具:在黄河源特许经营项目的运营期内,整体收入的40%到70%回馈到了当地产业和社区发展。这是通过新质生产力创造的来自于三江源国家公园之外的社会化力量,而非自上而下财政资金的投入。特许项目的落地使得国家公园有了通过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自主产出经济效益的能力,也让生态旅行步入产业化进程。有了特许经营管理办法的约束和保障,现代化生态旅行企业进入国家公园开展经营活动可以实现自然资源、社会资源、金融资源的优化配置,在助力国家公园建立多元化社会接口的同时,也为企业本身的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条件。


和云享自然的商业化操作对应,另一个典型的特许经营案例由公益性质的NGO主导: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和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内昂赛当地社区合作开展的大猫谷自然观察项目,由当地牧民担任向导和接待家庭,并将全部收益分配给社区内家庭、公共事务和区域环保工作。


王蕾用“利益平衡”一词来描述经营过程中各方微妙的动态关系。特许经营商、公园内社区、访客和地方政府都是不容忽视的一角,只有满足彼此诉求,才能实现可持续运营。她认为,国家公园管理机构应尽量提供准入、自然教育等公益性基础服务,而特许经营商所专长的,则是通过运营高附加值的专业服务、创新产品和内容,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生态与文化体验。当前,云享自然生态体验项目的日客单价在500-2000元之间。


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 图片来源:摄影师李友崇


2023年全年,云享自然在全国5个国家公园接待的访客人数约为1000人。在王蕾看来,这一数字远远低于国家公园一般控制区的生态旅游承载能力。据其测算,面积超过19.07万平方公里的三江源国家公园即便年接待10万人次也远低于其环境阈值,而人次只是一方面,如若加强对访客行为、活动时间空间、体验内容的科学引导,在生态保护第一的基础上,全国5个国家公园生态旅游规模应该在百万以上,特许经营模式未来将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不过,平衡就意味着妥协,而扩张也总伴随着争议。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工作人员向品橙旅游表示,从客观角度,只要有人进入,就势必会对国家公园内的动植物产生影响。在五指山、尖峰岭、吊罗山等园内对外开放的景区,目前采用有设立标识、标牌的方式,提醒游客注意文明出行,尽量减少对环境的破坏。这位工作人员称,公园每年都会对相关生态指标进行核算测评,从结果上看环境质量都符合规定标准。


而当游客的数量进一步增长,情况则可能产生变化。如何完善配套的基础设施和服务,对不文明游客行为进行及时恰当的规制,当游客和当地社区居民发生冲突时准备事态预案,都需要更大规模的人力物力准备和管理体系建设。


在以生态保护为主导,倡导适当适度利用的大前提下,国家公园管理部门(往往是当地林草局)将可能有意限制旅游市场的过度膨胀,而对于云享自然这样的企业,如何在以政府拨款为主,市场化融资占比较低的运转模式中,把特许经营做得合规,做出成效,做到真正的“全民共享”,则是需要探索解决的。




掣肘与创新


既然国家公园的旅游市场有着相当的理论潜力,现在会是特许经营企业入局的好时机吗?


从政策的角度,靴子落地仍需时日。《国务院2024年度立法工作计划》指出,拟在年内将国家公园法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而这之后距离正式颁布还需数月时间。现实情况看来,各地关于国家公园的管理并不统一,改革的步速也有快有慢。


如今年4月,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4项专项规划通过评审,其中包括《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生态旅游专项规划(2024-2030年)》。不过,相关工作人员向品橙旅游表示,目前这份文件还没有正式印发,因而也没有更加具体的政策内容可以公开。这位工作人员称,特许经营规划的制订有利于完善生态保护和(旅游、经济)发展的平衡,是一个前景可观的努力方向。


图片来源:云享自然


而站在游客的立场,所谓生态旅游的需求是依然小众、细分,还是已经列入更多人的出行清单?


王蕾表示,并不是说消费者不想进入并享受国家公园,而是公众对国家公园的认知度有限、专业化的市场运营主体稀缺、合规旅游产品得到的政策支持和宣传力度不足,导致人们对“国家公园怎么玩”的相关信息整体了解不够。她认为,无论是像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一样作为国家名片,还是像许多欧洲国家公园一样作为周末度假和户外运动的自然选择,都体现出了国家公园的“目的地吸引力”和“商业号召力”,而在国内,这一认知还没有完全建立。


另一方面,尽管已经打通了携程、微信小程序等渠道的产品购买入口,但针对目标受众的营销触达还相对有限:在许多自发旅行分享的贴文下,时不时有网友询问参团方式和预约事宜。云享自然运营有官方小红书、抖音等多平台社媒账号,不过当前“三江源国家公园”“国家公园旅游”等词汇都敏感被禁,内容发布受限,宣传和营销受到掣肘。 


而如果单纯讨论旅游产品,那么生意的视野也可以跳脱于特许之外。


武夷山国家公园1号风景道于今年5月正式运营,其串联了环武夷山国家公园内外的数十个景区、乡镇和村,推出了46个游览打卡点。即使不专门进入公园,不受特许经营条款的要求和限制,国家公园的辐射效应依然显著,业者仍有机会在沿线将自然遗产、生物多样性和文化、民俗产品作为旅游消费的卖点。数据显示,五一期间,武夷茶制作技艺体验旅游产品,吸引10万人次参与体验;“武夷茶韵”主题酒店精品民宿入住率高达90%。


清华大学国家公园研究院院长杨锐表示,国家公园特许经营必须坚守四大原则:一是一定要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和最严格的保护,把特许经营项目对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遗产的影响降到最低;二是社区优先受益权和优先经营权应得到保障;三是为保障国家公园的全民公益性和普惠性,要防止特许经营变成垄断经营,防止特许经营变成为少数人服务的楼堂会所;四是整个决策过程要保持公开、公平、透明和可追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苏杨表示,针对中国国家公园的特许经营工作,未来还可以继续思考并实践的有如下四点:一是生态旅游特许经营,要求业态和制度都要创新;二是旅游业态的创新要细化,要有产业串联,要与原有大众观光旅游衔接;三是操作层面的制度要细,尤其是参与管理的各方在具体事务中的事权划分要从规划、审批、执法等方面细化,并确保权责利相称;四是政府特许经营和品牌特许经营最好能兼顾,长远来看都能统一到国家公园品牌增值体系下。


国家公园作为不以商业目标为目的的特殊“国土”,一方面是全体公民的公共财富,另一方面,也是以保护为前提的特殊的“公园”,它不能以一般、简单的方式进行运营。在特许经营的实践中,坚守底线与初心尤为难得。此外,“特许”是否会产生利益寻租?是否能真正实现公平与保护?这些都是摆在人们面前崭新且重要的课题。


推荐文章
中国旅游报  ·  迎接暑期档,各地的文旅大礼包诚意满满→  ·  4 天前  
中国旅游报  ·  今年夏天哪些酒店生意好?  ·  6 天前  
新周刊  ·  用VR学车,究竟多少人边吐边流泪?  ·  1 年前  
史秀雄Steve  ·  大学是找另一半的最佳时间吗?| ...  ·  1 年前  
网易财经  ·  上海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有多大?  ·  2 年前  
21世纪经济报道  ·  #美股#【特朗普夫妇感染新冠,全球金融震荡: ...  ·  3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