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刑事审判参考》职务犯罪案例汇总(附最高检指导案例)|刑法库

刑法库  · 法律  · 6 年前


刑法库按

    本文由悄悄法律人整理。


其他刑事法规请查阅刑事工具书中的“航空母舰”刑法全厚细

《刑事审判参考》职务犯罪指导案例汇总

第1集至第112集

来源:“法纳刑辩”公号提供


1.   [第13号]苏豫鲁挪用公款案

——二审宣告无罪的案件如何适用法律


2.   [第14号]翟鲁光受贿、玩忽职守案

——银行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行为如何定罪

 

3.   刘群祥被控受贿案

——索要正当合伙承包经营的分成不构成受贿罪


4.   [第16号]王文强玩忽职守案

——行政机关的行政罚没款能否认定为玩忽职守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

 

5.   [第29号]陈贵杰等贪污案

——银行临时工与外部人员勾结监守自盗应如何定罪


6.   [第30号]苟兴良等贪污、受贿案

——具有两种不同特定身份的人共同实施侵吞企业财产、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应如何定罪处罚

 

7.   [第31号]韩义昌徇私舞弊、挪用公款案

——滥用职权释放犯罪嫌疑人并将公款出借搞“资产解冻”活动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应如何定罪

 

8.   [第32号]余永恒受贿案

——被告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犯罪应如何掌握具体处刑

 

9.   [第38号]张德元受贿案

——对受贿犯罪分子如何适用刑罚 


10. [第46号]林世元等受贿、玩忽职守案

——玩忽职守罪适用法律时效应如何理解

 

11. [第55号]陈超龙挪用公款案

——以假贷款合同掩盖挪用公款的行为如何定罪

 

12. [第63号]肖元华贪污、挪用公款案

——定额承包者占有或支配本人上缴定额利润后的营利部分是否构成贪污罪

 

13. [第64号]陈晓受贿案

——事后收受财物能否构成受贿罪

 

14. [第75号]王正言掷用公款案

——以使用变价款为目的挪用公物的行为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

  

15. [第79号]李平贪污、挪用公款案

——对贪污、挪用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财产损失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16. [第83号]陆建中被控贪污案

——律师事务所主任将名为国有实为个体的律师事务所的财产据为已有不构成贪污罪

 

17. [第113号]王海峰受贿、伪造证据案

——受国有公司委派担任非国有公司诉讼代理人过程中收受他人财物能否构成受贿罪

 

18. [第129号]杨有才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案

——参与案件侦查工作的公安机关借用人员是否属于司法工作人员

  

19. [第136号]宾四春、郭利、戴自立贪污案

——如何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成员为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20. [第158号]周建忠暴力取证案

——暴力迫使证人在询问笔录上签名按手印并致人轻伤的行为如何定性 

 

21. [第186号]李刚等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案

——执行法官能否成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的主体

 

22. [第194号]梁某挪用公款、张某挪用公款、盗窃案

——如何通过客观行为判断行为人主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

  

23. [第195号]左佳等受贿、贪污、挪用公款案

——单位领导研究决定收受回扣款、并为少数领导私分行为的定性

 

24. [第196号]陆飞荣玩忽职守案

——新刑法生效之前实施的滥用职权行为的法律适用

 

25. [第209号]丁锡方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案

——认定徇私舞弊不移并刑事案件罪是否应以未移交的犯罪嫌疑人已被生效判决确定有罪为前提

  

26. [第216号]于继红贪污案

——不动产能否成为贪污罪的犯罪对象

 

27. [第218号]姜杰受贿案

——逢年过节收受下级单位“慰问金”的行为如何定性

 

28. [第236号]彭国军贪污、挪用公款案

——如何认定以挪用公款手段实施的贪污犯罪

 

29. [第237号]李永宾徇私枉法、接送不合格兵员案

——如何认定徇私枉法“情节严重”

 

30. [第257号]蒙某受贿案

——税务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赞助费”不征应征税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31. [第270号]高原、梁汉钊信用证诈骗,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案

——如何理解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客观条件

 

32. [第275号]胡启能贪污案

——截留并非法占有本单位利润款的贪污行为与收受回扣的受贿行为的区分

 

33. [第292号]胡滋玮贪污案

——贪污罪中非法占有目的的推定

 

34. [第294号]龚晓玩忽职守案

——渎职犯罪的因果关系判断

 

35. [第311号]江仲生等贪污案

——贪污罪犯罪对象的理解与认定

 

36. [第312号]尚荣多等贪污案

一一学校违规收取的“点招费”能否视为公共财产

 

37. [第313号]杨代芳贪污、受贿案

——私分国有资产与共同贪污的区分

 

38. [第320号]杨志华企业人员受贿案

——筹建中的企业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财物的能否以企业人员受贿罪定罪处罚

 

39. [第327号]包智安受贿、滥用职权案

——滥用职权行为与损失后果之间没有必然因果关系的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

 

40. [第334号]阎怀民、钱玉芳贪污、受贿案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单位的名义向有关单位索要“赞助款”并占为已有的行为是索贿还是贪污

 

41. [第335号]曹军受贿案

——对于依照公司法规定产生的公司负责人能否认定为受国有单位委派从事公务的人员

 

42. [第340号]李葳受贿案

——利用与其他单位共同开发房地产的职务便利要求合作单位为其亲属提供低价住房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43. [第355号]朱洪岩贪污案

——租赁国有企业的人员盗卖国有资产的行为如何处理

 

44. [第356号]冯安华、张高祥挪用公款案

——多次挪用公款的如何计算犯罪数额

 

45. [第357号]潘楠博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受贿案

——帮助逃避行政处罚的行为能否构成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

 

46. [第383号]郭如鳌、张俊琴、赵茹贪污、挪用公款案

——证券营业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私分单位违规自营炒股盈利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47. [第384号]胡发群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要高额投资回报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48. [第385号]鞠胤文挪用公款、受贿案

——因挪用公款索取、收受贿赂或者行贿构成犯罪的,是择一重处还是两罪并罚


49. [第399号]钱政德受贿案

——在国家机关设立的非常设性工作机构中从事公务的非正式在编人员是否属于国家工作人员

 

50. [第406号]刘某挪用公款案

——国有公司长期聘用的管理人员是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还是受国有公司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

 

51. [第407号]方俊受贿案

——国家工作人员以“劳务报酬”为名收受请托人财物的应认定为受贿

 

52. [第422号]王铮贪污、挪用公款案

——已办理退休手续依然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仍构成挪用公款罪主体

 

53. [第446号]顾荣忠挪用公款、贪污案

——由国有公司负责人口头提名、非国有公司聘任的管理人员能否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54. [第454号]陈焕林等挪用资金、贪污案

——无法区分村民委员会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款项性质的如何定罪处罚

 

55. [第462号]高建华等贪污案

——使用公款购买房屋构成贪污的,犯罪对象是公款还是房屋

 

56. [第470号]马平、沈建萍受贿案

——以房产交易形式收受贿赂的犯罪数额认定问题

 

57. [第510号]马平华挪用公款案

——国有企业改削过程中,原国企中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如何认定

 

58. [第562号]梁晓琦受贿案

——收受无具体金额的会员卡、未出资而委托他人购买股票获利是否认定为受贿

 

59. [第563号]张群生滥用职权案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单位名义擅自出借公款给其他单位使用造成巨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罪

 

60. [第574号]杨培珍挪用公款案

——利用职务便利将关系单位未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用于清偿本单位的债务,同时将本单位等额的银行转账支票出票给关系单位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61. [第584号]周小华受贿案

——特定关系人在受贿案件中的认定问题

 

62. [第585号]蒋勇、唐薇受贿案

——如何认定国家工作人员与特定关系人的共同受贿行为

 

63. [第594号]廖常伦贪污、受贿案

——村民小组长在特定情形下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64. [第595号]张留群受贿案

——村民组组长依法从事公务的认定

 

65. [第595号]张留群受贿案

——村民组组长依法从事公务的认定

 

66. [第607号]汪光斌受贿案

——没有利用查禁犯罪职责获取的线索可以构成立功

 

67. [第608号]李万、唐自成受贿案

——国有媒体的记者能否构成受贿罪的主体

 

68. [第642号]钱银元贪污、职务侵占案

——如何理解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

 

69. [第652号]黄德林滥用职权、受贿案

——滥用职权同时又受贿是否实行数罪并罚

 

70. [第692号]黄明惠贪污案

——利用受国家税务机关委托行使代收税款的便利侵吞税款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71. [第693号]黄长斌受贿案

——国有企业改制期间,国家工作人员与企业解除劳动关系后,还能否被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从而构成受贿罪

 

72. [第695号]王志勤贪污、受贿案

——余罪自首的证据要求与证据审查

 

73. [第707号]沈同贵受贿案

——阻止他人犯罪活动,他人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而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行为人的阻止行为仍构成立功

 

74. [第709号]吴江、李晓光挪用公款案

——职务犯罪中自首及协助抓捕型重大立劝的认定

 

75. [第710号]石敬伟偷税、贪污案

——被羁押期间将他人串供字条交给监管人员,对进一步查证他人犯罪起了一定的协助作用,虽不认定为立功,但可酌情从轻处罚

 

76. [第724号]朱永林受贿案

——如何认定以“合作投资房产”名义收受贿赂

 

77. [第734号]王妙兴贪污、受贿、职务侵占案

——对国有公司改制中利用职务便利隐匿并实际控制国有资产的行为,如何认定

 

78. [第754号]陆某受贿案

——国家工作人员通过其情人职务上的行为收取贿赂,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如何定性

 

79. [第755号]刘某、姚某挪用公款案

——如何认定职务犯罪案件中的自首及把握“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范围

 

80. [第756号]肖时庆受贿、内幕交易寨

——因获取让壳信息而指使他人购买让壳公司股票,后借壳公司改变的,是否影响内幕信息的认定

 

81. [第771号]李成兴贪污案

——社保工作人员骗取企业为非企业人员参保并私自收取养老保险费的行为,如何定性

 

82. [第786号]刘某贪污案

——适用减轻处罚情节能否减至免予刑事处罚

 

83. [第805号]姚太文贪污、受贿案

——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借给其他单住使用,虽然在事后收受对方财物,但难以证实借款当时具有谋取个人利益目的的,如何定罪处罚

 

84. [第806号]吕辉受贿案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网管员为医药销售代表“拉单”收受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85. [第823号]褚明剑受贿案

——法院如何审查受贿案件辩方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

 

86. [第855号]杨孝理受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分别在国有独资公司委派到国有参股公司、国有参股公司改制为非国家出资企业任职期间收受贿赂的行为如何定性

 

87. [第871号]黄友强贪污案

——在不同证据所证内容存在矛盾的情况下,如何判断案件全案证据是否确实、充分

 

88. [第884号]周龙苗等受贿案

——非特定关系人凭借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挂名”取酬并将财物分与国家工作人员的是否构成共同受贿


89. [第885号]雷政富受贿案

——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使他人陷入心理恐惧,向他人提出借款要求且还款期满后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的,是否属于敲诈勒索以及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还款义务最终被免除的,是否属于受贿

 

90. [第935号]陈凯旋受贿案

——省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委派到市、县、乡、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人员是否属于“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范围

 

91. [第937号]徐国桢等私分国有资产罪案

——在仅能由单位构成犯罪的情形下,能否认定非适格主体与单位构成共犯

 

92. [第972号]章国钧受贿案

——如何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的国家工作人员


93. [第973号]胡伟富受贿案

——如何区分国家工作人员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房与以交易形式收受贿赂

 

94. [第1014号]李培光贪污、挪用公款案

——如何审查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95. [第1015号]周标受贿案

——案发前主动退还贿赂款的行为如何处理以及上一级人民法院同意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应当制作何种文书


96. [第1016号]卫建峰受贿案

——如何认定公司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97. [第1017号]凌吉敏受贿案

——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出租房屋,所收取的租金与市场价格的差额是否应当认定为受贿数额


98. [第1018号]刘凯受贿案

——因受贿案发后又主动交代用受贿款向他人行贿事实,使其他贿赂案件得以侦破的,是否构成立功   

 

99. [第1040号]尹某受贿案

——如何审查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不同期间所作供述的合法性


100.  [第1055号]王海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挪用资金案 

——如何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


101.  [第1087号]祝贵财等贪污案

——如何区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和贪污罪


102.  [第1088号]赵明贪污、挪用公款案

——对采取虚列支出手段实施平账行为的认定及上诉不加刑原则在数罪并罚中的理解与适用  


103.  [第1089号]杨德林滥用职权、受贿案

——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如何认定,受贿既、未遂并存的如何处罚


104.[第1139号]周爱武、周晓贪污案

——贪污特定款物的司法认定以及新旧法选择适用时罚金刑的判处

 

105.[第1140号]郑祖文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

——如何处理以威胁方法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及司法实践中对“重复供述”如何采信

 

106.[第1141号]吴毅、朱蓓娅贪污案

——侦查机关通过疲劳审讯获得的被告人供述是否属于非法证据以及非法证据排除后是否对量刑事实形成影响


107.[第1142号]王雪龙挪用公款、贪污案

——如何认定“小金库”性质公司及公务性支出能否从贪污数额中扣除

 

108.[第1143号]罗菲受贿案

——如何认定特定关系人是否成立受贿罪共犯

 

109.[第1144号]孙昆明受贿案

——如何区分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与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情形


110.[第1145号]朱渭平受贿案

——国家工作人员对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财物事后知情且未退还,如何判定其是否具有受贿故意;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所送房产,后请托人又将该房产用于抵押贷款的,是受贿既遂还是未遂


111.[第1146号]李明辉受贿案

——刑法修正案(九)施行后,二审在减轻犯受贿罪被告人主刑的同时,能否加重财产刑


112.[第1147号]吴六徕受贿案

——以欺骗方式让行贿人主动交付财物的,应认定为索贿


113.[第1148号]丁利康受贿案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公室信息管理员“拉统方”非法收受财物行为之定性


114.  [第1149号]毋保良受贿案

——赃款、赃物用于公务支出,是否影响受贿罪的认定;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前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如何认定受贿数额;索取、收受下属或者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较大的,能否视为承诺谋取利益


115.[第1150号]耿三有受贿案

——二审期间因刑法修改及司法解释出台导致定罪量刑标准发生变化的,应如何适用法律


116.[第1151号]沈海平受贿案

——如何把握辩方提交的证据证明标准和作相关证据审查以及出于受贿的故意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后又退还部分钱款的,如何认定受贿数额


117.  [第1165号]黄金东受贿、陈玉军行贿案

——非法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期间取得的供述能否作为定案的根据


118.  [第1166号]王平受贿案

——对存在部分讯问录音录像的案件,如何结合讯问录音录像审查判断讯问笔录的证据能力,以及如何把握疲劳讯问的认定标准


119.  [第1207号]周根强、朱江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行政管理职权转委托情形受托方的滥用职权及收受财物行为如何认定


120.  [第1233号]   朱思亮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 如何认定“受委派从事公务”……黄明刚沈维琼


121.  [第1234号]  工商银行神木支行、童某等被控私分国有资产案

——国家控股、参股公司、企业工作人员私分本公司、企业资产行为的认定


122.  [第1235号]  任润厚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违法所得没收申请案

——关于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具体操作规范和裁判要点解析



附:最高检发布的指导性案例1-38号汇览

来源:法律出版社

作者 赵熠阳整理


施某某等17人聚众斗殴案

(检例第1号)


【要旨】

检察机关办理群体性事件引发的犯罪案件,要从促进社会矛盾化解的角度,深入了解案件背后的各种复杂因素,依法慎重处理,积极参与调处矛盾纠纷,以促进社会和谐,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施某某等9人系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西岑村人。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等8人系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子英村人。


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西岑村与子英村相邻,原本关系友好。近年来,两村因土地及排水问题发生纠纷。永宁镇政府为解决两村之间的纠纷,曾组织人员对发生土地及排水问题的地界进行现场施工,但被多次阻挠未果。2008年12月17日上午8时许,该镇组织镇干部与施工队再次进行施工。上午9时许,犯罪嫌疑人施某某等9人以及数十名西岑村村民头戴安全帽,身背装有石头的袋子,手持木棍、铁锹等器械到达两村交界处的施工地界,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等8人以及数十名子英村村民随后也到达施工地界,手持木棍、铁锹等器械与西岑村村民对峙,双方互相谩骂、互扔石头。出警到达现场的石狮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把双方村民隔开并劝说离去,但仍有村民不听劝说,继续叫骂并扔掷石头,致使二辆警车被砸损(经鉴定损失价值人民币761元),三名民警手部被打伤(经鉴定均未达轻微伤)。


【诉讼过程】

案发后,石狮市公安局对积极参与斗殴的西岑村施某某等9人和子英村李某某等8人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向石狮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也为矛盾化解创造有利条件,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在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的同时,建议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联合两村村委会做好矛盾化解工作,促成双方和解。2010年3月16日,石狮市公安局将本案移送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石狮市人民检察院在办案中,抓住化解积怨这一关键,专门成立了化解矛盾工作小组,努力促成两村之间矛盾的化解。在取得地方党委、人大、政府支持后,工作小组多次走访两村所在的永宁镇党委、政府,深入两村争议地点现场查看,并与村委会沟通,制订工作方案。随后协调镇政府牵头征求专家意见并依照镇排水、排污规划对争议地点进行施工,从交通安全与保护环境的角度出发,在争议的排水沟渠所在地周围修建起护栏和人行道,并纳入镇政府的统一规划。这一举措得到了两村村民的普遍认同。化解矛盾工作期间,工作小组还耐心、细致地进行释法说理、政策教育、情绪疏导和思想感化等工作,两村相关当事人及其家属均对用聚众斗殴这种违法行为解决矛盾纠纷的做法进行反省并表示后悔,都表现出明确的和解意愿。2010年4月23日,西岑村、子英村两村村委会签订了两村和解协议,涉案人员也分别出具承诺书,表示今后不再就此滋生事端,并保证遵纪守法。至此,两村纠纷得到妥善解决,矛盾根源得以消除。


石狮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施某某等17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涉嫌构成聚众斗殴罪,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鉴于施某某等17人参与聚众斗殴的目的并非为了私仇或争霸一方,且造成的财产损失及人员伤害均属轻微,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两村村委会达成了和解协议,施某某等17人也出具了承诺书,从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出发以及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的角度考虑,2010年4月28日,石狮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施某某等17人不起诉。

陈满申诉案

(检例第26号)


【关键词】

刑事申诉 刑事抗诉 改判无罪


【基本案情】

陈满,男,1963年2月生。1992年12月25日19时30分许,海南省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109号发生火灾。19时58分,海口市消防中队接警后赶到现场救火,并在灭火过程中发现室内有一具尸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20时30分,海口市公安局接报警后派员赴现场进行现场勘查及调查工作。经走访调查后确定,死者是居住在109号的钟某,曾经在此处租住的陈满有重大作案嫌疑。同年12月28日凌晨,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陈满抓获。1993年9月25日,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以陈满涉嫌故意杀人罪,将其批准逮捕。1993年11月29日,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陈满提起公诉。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以下事实:1992年1月,被告人陈满搬到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钟某所在公司的住房租住。期间,陈满因未交房租等,与钟某发生矛盾,钟某声称要向公安机关告发陈满私刻公章帮他人办工商执照之事,并于同年12月17日要陈满搬出上坡下村109号房。陈满怀恨在心,遂起杀害钟某的歹念。同年12月25日19时许,陈满发现上坡下村停电并得知钟某要返回四川老家,便从宁屯大厦窜至上坡下村109号,见钟某正在客厅喝酒,便与其聊天,随后从厨房拿起一把菜刀,趁钟某不备,向其头部、颈部、躯干部等处连砍数刀,致钟某当即死亡。后陈满将厨房的煤气罐搬到钟某卧室门口,用打火机点着火焚尸灭迹。大火烧毁了钟某卧室里的床及办公桌等家具,消防队员及时赶到,才将大火扑灭。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钟某身上有多处锐器伤、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诉讼过程】

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4年11月13日,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以原审判决量刑过轻,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为由提出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抗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陈满的父母提出申诉。


2001年11月8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驳回申诉。陈满的父母仍不服,向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2013年4月9日,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申诉人的申诉理由不成立,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陈满不服,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2015年2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抗诉理由】

最高人民检察院复查认为,原审判决据以定案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故意杀人、放火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原审裁判认定陈满具有作案时间与在案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不符。原审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于1992年12月25日19时许,在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109号房间持刀将钟某杀死。根据证人杨某春、刘某生、章某胜的证言,能够证实在当日19时左右陈满仍在宁屯大厦,而根据证人何某庆、刘某清的证言,19时多一点听到109号传出上气不接下气的“啊啊”声,大约过了30分钟看见109号起火。据此,有证据证明陈满案发时仍然在宁屯大厦,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原审裁判认定陈满在19时许进入109号并实施杀人、放火行为与证人提供的情况不符。


二、原审裁判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部分重要证据未经依法查证属实。原审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实施杀人、放火行为的主要证据,除陈满有罪供述为直接证据外,其他如公安机关火灾原因认定书、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物证照片、法医检验报告书、物证检验报告书、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等仅能证明被害人钟某被人杀害,现场遭到人为纵火;在案证人证言只是证明了发案时的相关情况、案发前后陈满的活动情况以及陈满与被害人的关系等情况,但均不能证实犯罪行为系陈满所为。而在现场提取的带血白衬衫、黑色男西装等物品在侦查阶段丢失,没有在原审法院庭审中出示并接受检验,因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三、陈满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存在疑问。陈满在侦查阶段虽曾作过有罪供述,但其有罪供述不稳定,时供时翻,且与现场勘查笔录、法医检验报告等证据存在矛盾。如陈满供述杀人后厨房水龙头没有关,而现场勘查时,厨房水龙头呈关闭状,而是卫生间的水龙头没有关;陈满供述杀人后菜刀扔到被害人的卧室中,而现场勘查时,该菜刀放在厨房的砧板上,且在菜刀上未发现血迹、指纹等痕迹;陈满供述将“工作证”放在被害人身上,是为了制造自己被烧死假象的说法,与案发后其依然正常工作、并未逃避侦查的实际情况相矛盾。


【案件结果】

2015年4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2015年12月2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审裁判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即陈满的有罪供述及辨认笔录的客观性、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案除原被告人陈满有罪供述外无其他证据指向陈满作案。因此,原审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故意杀人并放火焚尸灭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2016年1月25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裁定,原审被告人陈满无罪。


【要旨】

证据是刑事诉讼的基石,认定案件事实,必须以证据为根据。证据未经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对于在案发现场提取的物证等实物证据,未经鉴定,且在诉讼过程中丢失或者毁灭,无法在庭审中出示、质证,有罪供述的主要情节又得不到其他证据印证,而原审裁判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依法进行监督。


【指导意义】

1.切实强化证据裁判和证据审查意识。证据裁判原则是现代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是正确惩治犯罪,防止冤假错案的重要保障。证据裁判原则不仅要求认定案件事实必须以证据为依据,而且所依据的证据必须客观真实、合法有效。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三款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这是证据使用的根本原则,违背这一原则就有可能导致冤假错案,放纵罪犯或者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和复查刑事申诉案件,都必须注意对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及时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对于刑事申诉案件,经审查,如果原审裁判据以定案的有关证据,在原审过程中未经法定程序证明其真实性、合法性,而人民法院据此认定被告人有罪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进行监督。


2.坚持综合审查判断证据规则。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证据确实、充分,不仅是对单一证据的要求,而且是对审查判断全案证据的要求。只有使各项证据相互印证,合理解释消除证据之间存在的矛盾,才能确保查明案件事实真相,避免出现冤假错案。特别是在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供述作为定罪主要证据的案件中,尤其要重视以客观性证据检验补强口供等言词证据。只有口供而没有其他客观性证据,或者口供与其他客观性证据相互矛盾、不能相互印证,对所认定的事实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四十八条 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


证据包括:(一)物证;(二)书证;(三)证人证言;(四)被害人陈述;(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六)鉴定意见;(七)勘验、检查、辩认、侦查实验等笔录;(八)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第一百九十三条 法庭审理过程中,对与定罪、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都应当进行调查、辩论。


经审判长许可,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并且可以相互辩论。


审判长在宣布辩论终结后,被告人有最后陈述的权利。

董亮等四人诈骗案

(检例第38号)


【关键词】

诈骗 自我交易 打车软件 骗取补贴


【基本案情】

被告人董亮,男,1981年9月生,无固定职业。

被告人谈申贤,男,1984年7月生,无固定职业。

被告人高炯,男,1974年12月生,无固定职业。

被告人宋瑞华,女,1977年4月生,原系上海杨浦火车站员工。


2015年,某网约车平台注册登记司机董亮、谈申贤、高炯、宋瑞华,分别用购买、租赁未实名登记的手机号注册网约车乘客端,并在乘客端账户内预充打车费一二十元。随后,他们各自虚构用车订单,并用本人或其实际控制的其他司机端账户接单,发起较短距离用车需求,后又故意变更目的地延长乘车距离,致使应付车费大幅提高。由于乘客端账户预存打车费较少,无法支付全额车费。网约车公司为提升市场占有率,按照内部规定,在这种情况下由公司垫付车费,同样给予司机承接订单的补贴。四被告人采用这一手段,分别非法获取网约车公司垫付车费及公司给予司机承接订单的补贴。董亮获取40664.94元,谈申贤获取14211.99元,高炯获取38943.01元,宋瑞华获取6627.43元。


【诉讼过程和结果】

本案由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4月1日以被告人董亮、谈申贤、高炯、宋瑞华犯诈骗罪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4月18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董亮、谈申贤、高炯、宋瑞华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综合考虑四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四被告人家属均已代为全额退赔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分别判处被告人董亮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谈申贤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高炯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被告人宋瑞华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四被告人所得赃款依法发还被害单位。一审宣判后,四被告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要旨】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自我交易方式,虚构提供服务事实,骗取互联网公司垫付费用及订单补贴,数额较大的行为,应认定为诈骗罪。


【指导意义】

当前,网络约车、网络订餐等互联网经济新形态发展迅速。一些互联网公司为抢占市场,以提供订单补贴的形式吸引客户参与。某些不法分子采取违法手段,骗取互联网公司给予的补贴,数额较大的,可以构成诈骗罪。


在网络约车中,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网约车平台与网约车公司进行交流,发出虚构的用车需求,使网约车公司误认为是符合公司补贴规则的订单,基于错误认识,给予行为人垫付车费及订单补贴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本质特征,是一种新型诈骗罪的表现形式。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相关阅读:

贪污罪刑事规范大全

受贿案件取证务必注意的10个实务问题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刑法全厚细

↓↓↓

推荐文章
Kevin在纽约  ·  「川普自曝已与泽伦斯基通话 ...  ·  昨天  
天下说法  ·  一起巨额受贿案的旁听观感  ·  2 天前  
Kevin在纽约  ·  「川普遇袭 特勤局长扛责但不辞职 ...  ·  3 天前  
小纽美国法律咨询  ·  手把手教你如何联系国会议员催办美国移民申请?  ·  4 天前  
本地生活设计中心  ·  江南大学×阿里巴巴设计日活动  ·  10 月前  
丁香医生  ·  初戴钢牙套的注意事项,一次给你说清楚  ·  2 年前  
风尚志杂志  ·  聚会|KINFOLK为你打造一场关于「Gen ...  ·  6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