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侯波:春季里那个百花香(节选)丨温故

当代  · 文学  · 5 年前



作者简介

侯波,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高研班学员。现为《延安文学》主编。先后在《当代》《北京文学》《中国作家》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上百篇,多次获奖。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谁在那儿歌唱》《稍息立正》《太阳花开》《春季里那个百花香》四本,长篇小说《流火季》一部。2015年,中篇小说《春季里那个百花香》获第四届柳青文学奖。

春 季 里 那 个 百 花 香(节选)

文丨侯波

1  

村长侯方方来找红鞋的时候,红鞋跟村里的几个女人正坐在院子里的柴垛上唱耶稣歌。坐北向南的房子,院子靠东墙垒起一堆木头,那是盖平房时拆的旧房子的木料。

红鞋和红安子婆姨、三娃婆姨、文革子婆婆等七八个女人高低参差不齐地坐在木头上,唱着耶稣歌。他们一个个眯着眼睛,张着嘴,神态安详而平和,和暖的阳光洒在他们脸上,活象一条条在水中自由畅游的鱼儿。

侯方方走进院子里,站在她们身边,听着她们唱。

“沙仑的玫瑰花儿绽放,

田野正返家的迷途羔羊,

亲爱的主耶稣,

感谢您赐给我们,

温暖的家园清溪福音堂。  

“清溪水流淌爱的乐章,

银屏山屹立着不变信仰,

亲爱的主耶稣,

您是我们引路人,

我愿跟随您到地久天长。”

侯方方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等着她们把这个单调而又温暖的歌曲唱完,才搭讪着说:红鞋,你们唱歌哩。

红鞋说:大村长,你是不是也想加入耶稣教啊?

侯方方说:倒是想加入哩,只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是有事求你们哩。

红鞋说:有什么就说吧,我们还忙着哩。

侯方方就说:也个锣鼓响你们该听见了吧。咱们村今年要组织秧歌队哩,我看你们几个婆姨就可以,给咱闹喀。今年家家户户苹果收入都不错,咱要好好闹场社火。

听到村长这么说,有几个婆姨顿时就兴奋了起来,红安子婆姨平素就好说话,口齿也伶俐,她问:那发补助不?

侯方方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苹果卖了那么多钱,还在乎补助啊。闹社火是祈求来年风调水顺哩,图个吉利,别净想钱了。

红安子婆姨说:现在都讲经济效益哩,扭上一天比套袋下袋都累,谁还空扭去!

红鞋在一旁说:村长,你怎么就想了个扭秧歌啊,恐怕不是你的意思吧?

侯方方说:唉,红鞋,还真让你说对了。也个镇上李书记叫哩,说中央召开了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什么“文化强国”,今后文化要吃香哩,他就想露一手,想在文化上做点事,要咱们村还有东庄村、北斗村各出一台秧歌,好的话还让参加县上的汇演呢。

这秧歌能闹起来啊?今天都腊月十九了。红安子婆姨说。

红鞋说:我们闹秧歌,谁替我们信耶稣呢?李书记要你闹,你就闹去。

村长说:这该得有人哩么,没个人,我拿球闹去!

村长这话把一大摊人都逗笑了,其中三娃婆姨就说:你打锣鼓你婆姨扭,你们两个就拿球闹去。

文革子婆姨在边上听见了,也搭腔说:那就不用去城里扭了,放到自家炕上扭就行。

这群婆姨一时笑成了一堆。

侯方方见话又扯到一边去了,就说:红鞋,你给咱把这一摊婆姨都领上,明个就开始闹。

正说着话,这时红鞋家喂的一头猪过来了,这头猪足有几百斤,肥头大耳,稀稀哼哼的。红鞋从木料上站起身来吆猪。一边吆一边说:好我的村长哩,忙得太哩,实实顾不上。就腊月二十了,过年一天比一天近,又要购年货、炸糕、洗衣服、扫屋子,就说这头猪吧,杀的话觉得麻烦,卖又卖不掉,烦心事多着哩,哪里就能顾上扭秧歌了?再说,好不容易忙了一年,也该好好歇歇了,我可不受这份苦去。

就是,就是,我们才不受这份苦呢。这七八个婆姨听了红鞋的话,都附和着说。

告别了红鞋她们,侯方方又去找建安子婆姨。她正在麻将场上,一听,就利索地说:我倒是能行,但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扭去吧。侯方方就问旁边站着看麻将的一个婆媳,这个婆姨说:儿媳妇整天打麻将,把孩子丢下不管,我走不开。

那你儿媳妇扭不?侯方方问她。

扭个啥呀,屋子不扫,饭不做,这个孩子也只差我给喂奶了。她说。

转了一圈没什么收获,侯方方就腌溜溜地回了家。

老婆李翠翠头上包个头巾正在扫屋子,问他:没问下个人?

没人愿意闹,一些在信耶稣,一些在领娃娃,一些在打麻将。侯方方说。

李翠翠说:那红鞋啊绿鞋啊也不闹?

侯方方说:人家有名,叫张俊芳。

我看她巴不得去显摆呢,还故意扭捏呢。李翠翠说。

侯方方不理会老婆的话,一个人督在沙发上。想了大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招来。心里便直后悔昨天自己太面软了,架不住李书记的好话,两杯酒下肚,便将这事应称了下来,甚至还把乡政府的锣鼓、镲一古脑都拉回来了。闹秧歌,闹秧歌,那要人哩,要钱哩,就只靠几个锣鼓、镲就能闹起来?那穿的呢,戴的呢,擦脂抹粉的都在那里?想到这些,心里便打了退堂鼓,觉得这秧歌不闹也罢,就拨通了镇上李书记的电话,吞吞吐吐地告诉他说:村里的婆姨女子都嫌没有补助不闹。村里没钱,闹秧歌要买衣服要化妆还要雇车什么的。李书记听着听着就笑了,说:我正要给你说哩,镇政府对这个也早有安排,只要能组织起来正月十二

在镇上参加会演,届时镇政府给每个队补助5000元钱。演出完就兑现。至于衣服嘛,镇上现在也没那么多钱购置,汇演时,大家可以协调向其他演出队借一下。真个演得好了,镇政府掏钱购置衣服,将代表镇政府参加县上的正月十五的会演。

侯方方的意思本来是想推辞的,但他好面子,有些话说不出来。这下倒好,书记那些话仿佛就在三岔路口等着他似的,机关枪似的一阵嗒嗒嗒,使他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李翠翠在一旁看男人这么窝囊,颇不以为然,说:你不会就直接说村民无论如何也不愿闹嘛。没个金钢钻,还在这里充什么好汉。

第二天是腊月二十,吃过早饭,村里那些爱热闹的人将锣鼓、镲抬了出来,堆在了文革家的院墙外。这里地势宽敞,座北向南,冬天了,村人们都喜欢坐在这里晒太阳。

咚咚将,咚咚将,咚将咚将咚咚将。烦恼的锣鼓声空当当地响着,可是侯方方却没有丝毫办法组织起一支秧歌队来交差。此刻,愁眉苦脸的他和村里的几个老汉呆坐在墙角的一棵柳树桩上,没有了言语。

到中午十二点左右,嘟嘟嘟有一辆三轮从村口开了进来,一直开到了这里。三轮上下来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人,他冷得直发抖,瑟缩着脖子,两只手放在嘴边不住地呵着。

“你村里有猪没有?”他走过来搭讪着问侯方方和村里几个人。

“你是收猪哩?”侯方方问他。

“嗯,收哩,有多少收多少。”

“咦,我听说这两天猪肉价都掉了,屠夫们都不敢收了,你咋还收哩?”侯方方惊奇地问。

“呵呵,”那人掏了一支烟,递给侯方方,点上,乐哈哈地说,“也是瞎收哩。我也个看天气预报,说这几天还要下一场雪哩。一下雪,路封了,外面猪肉进不来,我估摸着年前猪肉还要涨价哩,就想多攒上两头,押押运气。也是瞎琢磨哩。”

侯方方这时蓦地想起自己昨天见过红鞋家还有一头肥猪等着卖哩。就说:“你来得正好,刚好有一头猪要卖哩。”

一边说着,一边就将那人领到了红鞋家门口。

红鞋家的花箍子门却锁着,透过花箍子门能瞅见那头肥猪正舒舒服服地卧在屋门口晒着太阳。

满脸胡茬的收猪男人隔着门大声吆喝了几声,那猪哼了两声却不起身。收猪的人就近掰了一块土迄瘩,“日——”扔了过去,正好打在了肥猪肚子上,那头猪哼了一声,猛地抬起了头来,对瞅着两人。瞅了一会儿,它非常不满意地哼着起了身,摇摆着耳朵转了个身子又躺下了。

“啧啧,这猪不错。”收猪人满意地说。

红鞋家没人,侯方方不知道红鞋两口子那里去了,正好身旁有个婆姨过,他问了一下,得知他们到城里去了。

侯方方就掏出手机给海海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海海平时话少,是个八棍子也打不出个屁来的下家,他问了问价钱,却拿不定主意,只是说跟红鞋商量一下,就挂了电话。

一会儿,红鞋打来了电话,她要侯方方把手机给了收猪的人,然后跟他电话中讨价还价。这样商量了半天,价格就达成了。手机重又转回到侯方方的手中,红鞋说这阵正在耶稣教哩,回不来,卖猪的事就托付给侯村长了。

好你哩,喂得烦死了。早就想卖哩,只是没个下家么。红鞋在电话中说。

一会儿红鞋婆婆(婆婆)过来了,她拿钥匙开了红鞋家大门,三人就进到院子里。

价钱已由红鞋说好了,侯方方从自家拿了一杆称来。他和那个收猪的男人在院子里逮住了猪,将哭天嚎地的猪四条腿绑在了一块,用一根杆横插了过去,两人将猪抬起来,称了一下,352斤。

猪称完了,中年男人就将钱点给了侯方方,侯方方点了一遍,然后交给了红鞋婆婆,红鞋婆婆就将钱揣到了怀里。

几个人将猪吆到院外,然后逮腿、提耳朵将它弄上了三轮。

猪一上三轮,仿佛认了命似的,就不再嚎叫了。

一会儿三轮就突突开走了。

一切复归于宁静,红鞋婆婆将花箍门锁了,对侯方方说:今个多亏你哩,俊芳早就喂够了,只是没个下家。

到了晚上的时候,红鞋和丈夫海海就请侯方方喝酒。

侯方方与海海两人坐在酒桌前,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红鞋在一边忙张着弄菜一边说:这信耶稣就是好,这几天我一直琢磨着要卖猪哩,今个我人在教堂里,可是这猪还是卖掉了。

海海不爱听这话,说:关耶稣什么事,是侯村长帮的忙。

红鞋说:怎么就没耶稣的事了?要不信耶稣,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吗?心诚则灵,耶稣也讲究只要心诚,就会有贵人相助哩。

侯方方一心想着闹秧歌的事,就借机说道:红鞋,你也别贵人不贵人了,你带个头把咱村的秧歌队组织起来就行了。

红鞋说:乱七八糟许多事哩。

有我哩,你只管闹去,只要别信耶稣就行了。海海见不得红鞋信耶稣那一套。

红鞋说:信耶稣可是正事哩,要不我的病还不得好哩。

红鞋早年曾得过羊癫疯,病治了多年,她信耶稣也信了多年,后来病好了,但她一直坚信自己的病是信耶稣信好的。

侯方方怕两口子在这事上又抬杠,就说:秧歌服镇上想办法哩,还给5000元的补助,我花算了一下,给闹秧歌的每天按25元发。但是你不要给人说,村里有些婆姨见钱眼开,瘸子拐子都来了,猫子狗子都来了,弄得不好收场。

红鞋说:那让我问问,看她们几个闹不?

侯方方一听红鞋的口气有了松动,心头就高兴了,端起一杯酒来说:那几个婆姨都听你的,只要你带头,她们肯定去哩。

海海端起酒来也说:闹吧,只要不信耶稣就行了,我泼烦着哩。

红鞋说:耶稣教又不是邪教,国家明文都支持哩,县城里的教堂去年刚翻修过的。

正教邪教,还不都一样。这世界上有个屁哩,神呀鬼呀的。海海喝得几杯酒,话也就多了起来。

听到两人正教邪教之说,侯方方就蓦地想起一桩事来,就问红鞋:红鞋,前天晚上咱村里来了两个外村婆姨,你知道不?

那两个婆姨?红鞋停住了手中的活。

一个胖的,一个瘦的。胖的留着剪发头,人黑一点儿。我们正打扑克哩,她俩门也没敲,就直接进来了。说是送什么“福”哩,还要举行个祈祷仪式哩,我嫌麻烦,就直接将她们打发走了。侯方方说。

红鞋说:你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两个婆姨,是瓦子村狗胜子和二蛋的婆姨,都是门徒会的。她们先跑到我家里来,要我信教,还要我发展人哩。我说我信的是基督教,她们不管,丢下一小缸缸米,和几本宣传书就走了。第二天,我把米倒得让鸡吃了,书点得生炉子了。

门徒会?这几年还有哩?侯方方问。

门徒会前几年在附近村子传播,有一个入教人员得病了,他们不让吃药,集体围着祷告,结果到第六天头上那人就死掉了。为了这事,公安上逮捕过人,打击过这个组织。这事儿附近的村民都知道。

有哩,并且和刮西北风似的,越刮越猛了。我听说,她们把附近村户都跑遍了,说是送“福”哩,然后要要“福”的人跪下跟她们一起祷告,信她们的神,完了后再给一家七颗米,说那是神化的米,只要吃了,一年就能保平安。不生病,不害疮,没七灾八难。——村里吃的人还不少哩。

海海拾了一个馍来,塞给侯方方,说:唉,这社会乱得不像样了。

红鞋勺了一碗米汤递给侯方方,说:来了六个人呢,四个女的,两个男的。女的分三组走家串户,两个男的开着车在学校门口等着哩。

球,世上哪有个神哩,鬼哩。海海说。

吃完饭,侯方方就回家。冬天的夜非常清冷,天空深蓝深蓝,月亮象一只猫头鹰似的瞪着黄色的眼。侯方方一人瓷光瓷光地走在路上,想到了门徒会,想到了两个传教的婆姨,就觉得个人作为村长,还是有必要警告一下大家。他掉头来到村口的黑板报前,月光下,歪歪扭扭地写了几行字:

  

通知

最近有门徒会在咱村传播,大家千万不要信。要照看好门户,注意安全。烟山村委会。

一面再往回走,他灵机一动,拨通了镇上李书记的电话,一是告诉他秧歌队人凑齐了,明天打算排练。如果有扭秧歌老师的话,请派一个上来。另外,他还把门徒会来人在村里传播邪教的事也顺便给李书记汇报了一下。

李书记正在麻将场上,听了半天,哼了两声,挂掉了电话。

  

2

红鞋来了,果真却穿了一双红鞋。真是人本性难改啊,大家看着看着都不由自主地笑了。

红鞋大名叫张俊芳,她在县城西郊中学上初二的时候,有一年参加秧歌演出,临完了,她偷偷藏了一双红鞋。后来有一天,她把这双红鞋穿出来显摆,结果被同学发现了,告发给老师,学校就将这双红鞋追缴了回去,从此,她也就落了个红鞋的外号。

果然如侯方方村长预料的,那些婆姨只听红鞋的。红鞋一说要扭秧歌她们就个个都同意了。这八九个信耶稣的婆姨就成了秧歌队的核心层。红鞋来了,和侯方方一起一家一户盘算,看那家的婆姨或女子身材苗条点,估摸着有闹秧歌经验的,都写在了纸上,然后再分头通知人。经过一个上午,总共集中了28个人。这中间有高的矮的,也有胖的瘦的,有年轻的年纪稍大的,也有初中高中学生娃,侯方方任命红鞋为秧歌队队长,红安子婆姨为副队长。又将人员集中起来,先说了补助情况,再强调纪律,不外乎是今天既然大家参加了,那么以后天打五雷轰都不能再退出去。

秧歌排练就放在侯方方家的院子里。李翠翠先前没打算扭秧歌,可听着锣鼓声咚咚,看着大家热热闹闹,就眼红了。后来一听说还有补助哩,就闹着也要参加。她牛高马大,身体壮实,一排大小个,自然就成了第一个。

秧歌队分为男一队女一队,男的拿红绸子女的拿扇子,这样红鞋成了女队第一人,李翠翠就成了男队的领头人。

队形排完了,红鞋开始教大家一些简单的秧歌扭法儿。李翠翠胖胖的身体,粗手笨脚,她没有找到扇子也没有红绸子,两只手在空中干舞着,活象乌鸦的两个翅膀,这侯方方怎么看就怎么别扭。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中心小学音乐教师魏延红坐上镇上的小车来了,她是郭副书记的婆姨,是镇上打发上来排秧歌的。

这魏老师来了可真是专业,她从包内掏出一叠纸来,却是用铅笔画的一个个图案。她说,李书记昨天晚上就给她打电话说了,她想了半夜,就将这台秧歌取名叫《春季里来百花香》。怎么排呢?她把一张张纸摊在地上然后给大家讲图形及队伍的走向。忽啦一下子大家都觉得稀奇,都围了过来。每年十五闹秧歌大家都看,不外乎转十字,掏剪子关,卷白菜心之类的,什么时候还有图纸啊?是不是要盖楼房啊?侯方方起先也趁着看了半天,但看着看着,就头大了。他伸展着腰说:红鞋和文革子婆姨你两个看喀,看看咋弄。

其实,大家在听懂了赵老师这些编排以后,大家就觉得她可真能故弄玄虚。陕北秧歌中伞头是核心,每一个变化都由他(她)来引领,大家跟着走就行。每每鼓点在一个干结尾之后,然后开始相互穿插,变队形,两列变四列,四列变八列,再变成双龙摆尾、二龙出水、卷菜心、蛇抱九颗蛋等等,然后在另一次干结尾的鼓点中“咚咚咚咚,咚咚隆咚咚”后大家又开始变新的队形。这魏延红老师所不同的就是将这些传统的叫法都改了名儿。她把整台秧歌取名为“春季里来百花香”,所有队形变化图案都围绕“百花”这个主题,把那些平常的俗名都取了一个个诸如“梨花带雨”“桃花盛开”“梅花初绽”“芙蓉出水”的学名,最后的结尾是高潮部分,叫“祖国春满园”,是将三十个人分成五组,每六人一组,组成五个小园圈,一人在中间,五人围着,扇子与绸子此起彼伏,定格后大家合唱一曲《拥军秧歌》,然后在欢庆的鼓点中结束整台秧歌。

解释完这些队形变化,院子里就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庄稼汉的婆姨们看上去个个伶眉俐眼,一说一溜串,可她们中很大一部分连秧歌基本步都不会,哪里就能扭了这么复杂的秧歌啊。另外,有些人年轻时说不定也闹过一半次秧歌,但都是跟着人家跑来跑去,结婚后,满脑子就记着给娃娃洗衣服,给老公做饭,如何一时就能记得住这么多的图形图案。于是在魏延红老师的指挥下,大家嘻嘻哈哈,猫跑鼠窜,倒仿佛跟集上会似的热闹。

乱了有一两个钟头,侯方方见这样下去终不是办法,跑错的人就是给说上十遍还是跑错,这样折腾下去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他就挑了红鞋等四个婆姨让魏老师先给她们教会,然后再由她们教给其他的人。这样,院子里才基本安静了下来。

很快到下午六点了,镇上的郭副书记就打电话给自家婆姨,问排得怎么样了,准备开车上来接她,魏延红就应承了。

这时的侯方方就忽然多了一个心眼。她悄悄将魏延红叫到一边,然后给她耳语了一番。魏延红听着听着扑哧就笑了,说:你不得罪人,让我来得罪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就集中所有人,让大家重新排队,重新调正每个人的位置,其实说白了,就是将李翠翠及还有几个扭得不成样子的高个婆姨都调到后排去,将文革子婆姨、军兴子婆姨这些有秧歌基础的调到前排来。

侯方方这个大村长的婆姨李翠翠毫无缘由地被调到了最后,尽管她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这是总导演根据秧歌需要排的位置,她憋屈了一肚子,也只有撅嘴的份儿。

快到天黑的时候,郭副书记开车来将魏延红接走了,这样,乱乱懂懂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到了晚上,侯方方就将红鞋叫到了家里,两个人在一起研究了半天,觉得这个赵老师立意是好的,主题也富有创意,但是秧歌中间的形式过于繁杂,要村里这些婆姨来扭,显然是为难她们了,结局也终将是出力不讨好。两人统一了这个大的意见,就一块将魏延红那些图纸全摊到了炕上,拿起铅笔,采用去繁就简的方式,将一些图形去掉了,只留了一些简单的程式变化。但名字仍然没变,依旧是梅花开桃花绽的。另一方面又加长了每个图案的演出时间,因为村里的婆姨都没闹过秧歌,好不容易扭一次,就让她们多扭一会儿吧。

李翠翠在一旁干着急,插不上嘴。

新的一天,红鞋就成了教练。她找了个哨子来,用一根细毛线绳挂在脖子里,笃笃地吹着,倒蛮像一回事。

排练了三天,队型就有模有样了,只是那首《拥军秧歌》,这些农村婆姨记不住词儿,只会干哼哼。红安子婆姨就建议:干脆改唱耶稣歌,大家都会唱。红鞋起了个头,一唱果然声音齐整,效果非常不错。

歌声被侯方方听到了,他的脸色就变了。他说;红鞋,你这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哩么。你唱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是割了驴球敬神哩,驴也割死了,神也惹下了。

村里其她婆姨听到这话,都不以为然。说:耶稣教国家也支持哩。

侯方方说:虽说国家保护公民信仰自由,但这是给领导演的,是正式场合。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可是有讲究哩。

红鞋说;那你干脆编上几句简单的,让大家唱一唱就行。

侯方方早年曾当过几年民办教师,这事儿大家都知道。

侯方方这时也琢磨着这首《拥军秧歌》,猪呀羊呀送到那里去,是旧词,没时代特征,也不过瘾。这里应该有几句和村里实际相符的话,起到画龙点晴的作用。

李翠翠这时也凑了过来,说:你就编几句呗。她又对红鞋说:我们家方方早年排过节目、演过戏,还给广播站写过广播稿呢。

排练结束,人就都散了,侯方方就要老婆泡了一杯茶,平铺开一张纸,拿起一支笔来,又是掐鼻子又是剜眼窝,在灯下一个字一个字沤,折腾了半夜,终于鼓捣出几句话来。题目是《扭起秧歌谢党恩》。他写完了就一句句念给老婆听,念完了就显摆着说:怎么样,老功夫还在吧?知道为什么叫“扭起秧歌谢党恩”吧,这是政治,在中国,每个人都要懂政治。不懂政治,就寸步难行。

喀。老婆说。喀就是去的意思。

什么?侯方方没听明白。

死喀。老婆说。

紧紧张张地排练持续了五六天,就基本有模有样了。因为这月是小月,二十九晚上就过年,所以到了二十七这一天,按原计划安排,也是最后一天排练,也要给村民做一个汇报演出。这一天,这支队伍从侯方方的院子里拉到了文革子院墙外的那块宽敞地里。场地早就打扫干净了,锣鼓抬了出来,为了让声音传得远,下面支起了一个架子。老公鸡打锣鼓,保安子、军兴子拍镲,一个个喜气十足。

村里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就都赶来了。参演的婆姨女子们个个都想在亲人面前露一手,清早起来就开始描眉画眼。也有那年龄大的女人,脸上的粉擦了许多,远看犹如开得红彤彤的山丹丹,近看邹纹满脸,额头上是一道道深沟。说话间,粉就扑扑地往下落。没扇子的到处借,没红绸子的就拿了床单、被面折成条状围在了腰里。

侯方方将自家的小桌搬了来,又拿了几盒烟,散放在桌子上,还从代销店里拿了一些啤酒。让村里群众随便抽烟随便喝酒。

村里有一班子吹手,也被请了来。吹手一来就得生火,生起一堆火来就有烟,于是这场地就又往开扫了一些。

红鞋报幕:请大家欣赏陕北秧歌“春季里来百花香”。表演者:双良乡烟山村民小组。

锣鼓开打,咚咚将将将/咚咚将将将/咚咚将,咚咚将/咚将咚将咚咚将//

三十名妇女憋足了劲。这些妇女一半扮男的,头缠白羊肚子手巾,腰缠红绸子;一半是女的,手中拿扇子。一列队变成两列,两列队扭十字,再卷萝卜心,变成四柱撑天,变成众心向阳,虽说服装不统一,但大家个个认真,队形蛮齐整的。男扮扭起来粗壮有力,富有阳刚之气。女的扭起来质朴俊美,处处都透着庄稼人的一股娇憨劲。

在这些妇女中,红鞋果然是扭得最好的,她步伐轻盈,舞姿优美,腰段灵活,硬是让村里一个个大老爷们都看傻了眼。

队形一变再变,最大后变成五个小圆圈后,绸子与扇子上下交错挥舞,小唢呐开吹,依然是《拥军秧歌》调,前奏过后,只听唱道:

红鞋:春季里的那个百花香,

烟山村民扭秧歌,

朵朵鲜花开得艳,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众:嗨呀梅翠花嗨呀海棠花,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红鞋:春季里那个百花香,

花儿盛开在四方,

党恩滋润禾苗长,

幸福生活万年长。

众:嗨呀梅翠花嗨呀海棠花,

幸福生活万年长。

本来是大家一起合唱的,但这些婆姨背不过这段词,临时就改为红鞋单唱,最后大家合。

侯方方站在人群中,看到红鞋位于圈中央,掩映在红色的绸子与扇子之间,绸子与扇子上下飞舞,她犹如一只在花丛中翻飞的蝴蝶。她质朴的脸宠,此刻竟生发出几份俊美来。侯方方看着看着,就看呆了,不由得有了许多感叹:这世道,有多少人才都被埋没了啊。

一曲唱完,锣鼓点加快,人们扭动的节奏也变快,队形仿佛一朵朵花儿,从中间绽放开来,花瓣儿一朵跟着一朵迅速飘落,最后撒落在人群中。

咚咚咚咚/咚咚衣咚咚。演出在最后的欢快的锣鼓声中结束。

村子里的观众不由得都鼓起了掌来。

侯方方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觉得真是不错。等到秧歌一扭完,他马上召集大家讲话。其实讲的话也没什么深意;一个是鼓励大家,村子在七十年代是大寨村,现在咱们富起来了,要重振烟山村的雄风。二一个是秧歌扭得不错,但有些人还是不够熟练,望今后多加练习。三一个关于衣服的事,大家别担心,镇上李书记发话了,到时由镇政府来协调。四一个是过了年,正月十二要到镇上参加汇演,正月初十,村里还要开始排练,大家届时做好准备。反正咱们不闹就不闹,闹一次咱们就要闹好。

这时站在队里的文革子婆姨就问侯方方:侯村长,你说的补助什么时候发啊,发了还等着买肉呢。

侯方方就说:买肉啊,你们家还用买吗?

文革子婆姨就说;我把你个二半吊子。

众人就都笑了起来。

侯方方做着手势让大家静下来说:别着急,是你的都是你的。李书记应承了,咱们一表演完,他就现场给钱哩。

侯方方说完,红鞋就关于扭秧歌的事又说了半天,大抵还是有些人不够熟悉,老跑错位置。这几天虽说集体不练习了,但大家还可以相互交流,把自己位置一定记死,千万别跑错了。

话说完了,一群妇女也就散了。

但就在这时,侯方方却发现村口有人推着一辆架子车来了,车子上赫然坐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是红鞋的女儿和她奶奶两人推着架子车,车上坐着满脸病容的红鞋公公,用一个五颜六色的围巾围着脸。

红鞋见公公来了,把他从架子车上搀下来,找了一个小凳子让他坐着,一头就忙去了。

侯方方只知道红鞋的公公去年在县医院看过一场病,听说他一个冬天都在病着,但没想到他竟然会病成这个样子。眼睛深陷,面色晦暗,瘦骨磷峋。看到这幅情景,就顿生同情之心,赶忙凑过来,发烟给他。红鞋公公手颤抖着半天接不住烟,接住了,侯方方给他点着,他抽得一口,就卡卡咳嗽个不停,侯方方又忙把烟掐灭了。

红鞋婆婆说:听见锣鼓响他就吵着要出来转一转,说恐怕明年都来不了了。

老头伸出手来握着侯方方的手想说什么,手颤着,嘴张着,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握在侯方方手心里的手已枯燥得没有了肉感,干巴巴的,象是一根干柴,有些搁人。

握着红鞋公公的手,侯方方心头就涌起许多感慨。红鞋公公一辈子爱红火,他会说书,爱打锣鼓,会唱小曲,还会巫神那一套,但仅仅一年时间,竟然被病折磨成这个样子,竟有了几分下世的光景。

村里人看到这付情形,都围过来问病情,红鞋婆婆说:得的是肺心病,每晚上都不能入睡,总是咳嗽。

红鞋公公的咳嗽停了,但他却将刚才揉的烟又拿出来了,示意侯方方给点着。

侯方方又一次将烟点着,但他仅抽得一口,就又开始咳嗽。红鞋这时过来了,用手在他脊背上拍了几下,说:不能抽,还老是要抽。

这时村里爱打锣鼓的老公鸡过来了,锣鼓停了,但手里依然拿着两根鼓捶,他开玩笑地递给红鞋公公说:老侯,要不要再打一阵?

老头双目呆滞地摇了摇头。

那唱几句呢?

老头面无表情地说:不行了,气不得够了。

老公鸡是个爱热闹的人,就说:你常唱的那几句,我都能背过了。说着就用手中的两根鼓棰敲着节奏,唱了起来。

天怕浮云地怕黄,

人怕老病物怕伤,

忠臣怕的君不正,

孝子就怕父不良。

大约老公鸡的这些唱词勾起了老头许多的往事吧,老头嘴张着就接着上面这些唱词有气无力也唱开了:

贤妻怕的夫柱拐,

哀苦的孩子怕后娘,

……

但只唱得这两句,一个“娘”字刚出口,音还没拉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红鞋站在她身边,在他的脊背上又拍了几下,一边拍,一边说:老公鸡,你不要再逗了,看都病成什么样了。

一会儿老头咳嗽完了,他悲哀地说:毕了毕了,唉,原先我都担心活不到过年哩。

这话说得众人一时心里都有点儿凄凉,侯方方就抚着他的肩膀说:这叫什么话啊,心放宽些。你今天来得迟了,秧歌演完了,看不成了,等到过了年,咱们村里要到城里去闹秧歌,到时候把你也拉到车上,让你看个够。

红鞋婆婆埋怨着说:可该怎么哩,一辈子都没出息,就是爱趁些红火。

…(未完待续) 

——选自《当代》2012年5期

——本期责编:孟小书 

点击阅读原文订购《当代》2018/04

推荐文章
为你读诗  ·  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  ·  2 天前  
为你读诗  ·  学会冥想,才是最大的人间清醒  ·  3 天前  
摄影笔记  ·  摄影点评  ·  2 年前  
古玉钱币收藏  ·  5角纸币上出现这两个字母,有人说单张翻了40 ...  ·  4 年前  
© 2022 精读
删除内容请联系邮箱 2879853325@qq.com